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海隼-沉溺暧昧

part3
把我自己个人经历带进去简直就是我刀我自己.jpg

当然这篇没虐。前文戳主页。

复健产物,看看就好。

*

霜月先生矛盾的心一直摇摆不定。

谁能想到是现实生活中的男人敲了他的钟,他自己都想不到。他想逃,离文月海远远的最好。

早晨的每一次早安,夜晚的每一次晚安,突然的关心问候,就是差了点不清不楚的暧昧。

霜月隼觉得肯定是自己脑子坏掉了,文月海怎么可能接受这样虚伪的自己?霜月先生自己都不接受。

他习惯性的撒娇让文月海捎几个哈○达斯过来,文月海居然就真大大方方地来到工作室,大大方方的笑着给他带了。

“别总是吃啊,这是最近的最后一次哈○达斯了。”文月海笑着低头盯着坐着的隼。...

海隼-沉溺暧昧

>PART2
>直接正文

>前文戳主页

>双主编设定

>实干派大哥哥人设海X网恋沉迷患者隼

>开始动摇

*

人生总会发生点什么奇妙的事情的。

霜月先生如是想着熄灭了手机屏幕的亮光,他有些没来由的烦躁。交往了三个月的网恋对象在无风无雨的今天和自己分手了。

哭还是笑?霜月先生有些搞不懂。

和人交往的时间越来越短,从两年变成一年变成半年,而这次只有三个月。网恋虽然轻松,但是这让霜月先生开始怀疑自己的心动能力是不是在某一瞬间飞走了。分手他并没有想要挽留,网恋的每一次都。

他烦躁的不是分手这种小事,烦躁的是对对象给的那种温柔太多太多导致霜月先生居然前所未有的生起了一丝愧疚感。

温柔的...

海隼-沉溺暧昧

>PART 1

>双主编设定

>复健

>五章完结

>欢迎收看撩汉大手霜月隼的表演

*

霜月隼,23岁,年纪轻轻事业有成。在小说圈里大有名气的工作室白月工作室主编便是霜月隼先生。

说来也奇怪,霜月先生迷妹迷弟后援团多到可以组合抢掉隔壁MG工作室主编卯月新成箱的草莓牛奶不带喘,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觉得奇怪——霜月先生到现在也没有任何恋爱经历甚至没有接受过任何一个人的告白。

霜月隼喜欢网恋胜过靠这一张精致的脸蛋在现实生活中撩遍天下男女。 

这样的霜月先生并不是肥宅,热情的经营着自家工作室的他现在要去见一个人。

隔壁的隔壁同样大有人气的工作室WUMI的主编文月海先生。

白月...

小置顶1.0

你好,我是许墨。

佛系写手,写文看心情,开车刹不住。

cp初心是赤黑,写写赤黑写写海隼,将来还会挑战Y2

A团新饭,拼命补档追溯他们的时光,为了五子而努力,黄担近期带点紫,山风无墙吃所有cp主磁石末子。

半个脑袋在声优圈里,本命苍井翔太,还喜欢福山润和樱井孝宏,更喜欢神谷浩史。

语c圈霜月隼还有现原。

美术生现高三党,痛苦集训中请耐心等待。

明年再聊骚了。

感谢大家的喜欢,感谢你们原谅了我的笔拙。

海隼-ELEGANT

>标题随便打的。

>日常想衍生官方段子。

>摸鱼超短打的甜得发腻。

*

和阳说话的过程中,文月海脑子里突然浮现了那晚的情节——

霜月隼意外地生起气来,文月海却没有不知所措。那人盘着腿坐在床上,刚吹干的头发有些蓬松的任性附着在脸颊边。

“我才不是珍兽喔海?”霜月隼身子往前倾了些,文月海识相地坐在了床边,单手撑着床做出有些严肃的表情认真思索着自家队长接下来会说的话。

文月海盯着霜月隼,那人的嘴角突然浮现了微笑,被吹得有些发红的眼角也微微扬起,软糯的无形的攻击搔痒着文月海的心底。

“是美兽才对——!”

文月海不是没有听过这个词,只是突然从那人嘴中蹦出来还是极具冲击力。文月海紧绷的唇...

海隼-他的委托


>万事屋/甜点屋海(19)X老师/花店老板隼(21)

>是高中毕业后两个人的故事

>文月海→→→→←←←←←←霜月隼(?)

>海尼年不年下根本不影响,我流海隼甜得飞

>一点小小的私设

*

文月海遇见了,几个月前还在班上猛抓成绩的临时代课老师霜月隼。带着有些樱花粉的三四月,文月海遇见了花海中的老师。

虽然仅仅相处了不到三个月,但是这位老师给文月海的印象却很深——要究其原因,可能就在于这是唯一一个让文月海去买哈○达斯的老师了吧。

早就在做着名义上的万事屋的文月海晓得,每年的五月份总是委托最多的时候,因为母亲节的存在,购置康乃馨之类的委托就过于多。

提前市场调查的文月海今年也来到了...

海隼-许多的第一次

>和另一篇初中生谈恋爱完全不一样呢(。

>成年人真是好啊(棒读

>请不要被我甜到腻掉要不然我就写好多BE(?

在看文之前请帮忙扩一下万分感谢→小广告

*

——第一次的亲吻

没有任何契机,只是在告白后互相都读出了对方眼中的冲动。回神时已经唇瓣交叠。

文月海本打算将那人拥个满怀,在他耳边诉说这一年下来的暗恋经历。但是当那双翠金色双眸含着笑意看着自己,文月海就明白了,他什么都知道。

夏天,有大落地窗的房间,白衬衫,仰起头而引出的脖颈弧度与下颚线。在黏腻的空气中互相引诱着对方。

唇舌间的共舞一刻也没停下,两位成年人做着最甜蜜的事情。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亲吻,唇齿间的爱意已经带起了所有动...

赤黑-很多的第一次

>已交往设定,初中生谈恋爱(?

>各种小片段的结合

>请不要被我甜得腻掉

在看文之前请帮忙扩一下→
万分感谢。

*

——第一次的牵手。

两人刚交往时,做的第一件是便是互相牵起对方的手。四目相对看着对方眼中樱花花瓣飘过然后看见了自己的脸。

初中生总是青涩,比起赤司征十郎,黑子哲也要更为紧张一些,即便没有写在脸上,微咬嘴唇的小动作还是被赤司擒住。

因为长期触碰篮球而生出薄茧的手掌,互相配合在一起原来也并不是那么不舒服。黑子哲也将五指张开试图与那人的五指交合。

赤司征十郎嘴角微勾起,两人的双额前发也紧贴在一起。他顺着黑子的小动作,五指也舒展滑过黑子哲也指间的缝隙,暧昧的十指相扣。...

海隼-Wintey


>十分标题废了抱歉

>梗来自官方ss

>可以说是复健了,爽文2000+甜饼

>恋人未满→隐性表白/一丢丢喂食

*

“我们Procella也要好好地提高存在感呢——”包括文月海在内,Procella成员们已经讨论地快要把空气烧着。

然而当得知和自家队长搭档要做什么无聊的事时,文月海开口居然是答应。这是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就算不是隼,海也会答应胡闹,只是如果是隼,海心里就没有退路了。心里被自家队长填得满当,究竟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充实感,已经忘了。

文月海是个对自己的感情能够很快得出结论的人,于是他没有犹豫,在心底默念着某一句话。但也只是停留在想上面而已。

如果这份爱意从最一开...

赤黑-剑


>强推天野月的《劔》宇宙无敌带感

>灵感来自歌和手书

>是帝光时期到长大成人的他们

>是倒叙,还有一丢丢插叙

>看得爽最好(土下座

>一丢丢私设,3000+甜饼(?

>我征苏爆

——如果真要背叛我就和我正面交锋吧,能把你占为己有的剑始终在我手上。

1.

思绪飞回初中那个稚嫩的时期,视野朦胧困意上头的同时,黑子哲也看见了同那时一样的赤红。

他一直都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刚进一军时,被注视时,当他手指抵上自己胸膛时,微笑着说“我对你有点兴趣”时,说着“你的能力是我发掘出来的”时。

逗到自己满脸通红时。

都让人不爽又心痒。

支离破碎的帝光,只剩下断帛裂锦。

无法分辨是...

海隼-无论怎样都只能是你

>突然back

>文笔down?

>我还是适合写黏糊糊的日常呢(

*

东京在好几天前就已经下了大雪,这对于这座现代化的城市再正常不过。结束工作的大部分市民在街上过着如同狂欢般的夜生活。

手牵手的情侣,24小时点着灯被大红色装点的便利店,某家开在小巷子中的点心名店,高速上的汽车,天上掉落的雪白色的精灵是组成东京的全部。

此时的文月海,正穿过人群以最快的速度边拉扯着刚好可以遮住脸的围巾边冲回宿舍。口袋里的季节限定红酒味巧克力似乎要被某人的热情融化。

他快速打开手机,霜月隼的短信在屏幕显眼的位置。

「我已经结束单曲CD封面拍摄了哟——海在哪呢?」

「(´▽`ʃƪ)好冷好...

赤黑-新年果然还是被炉和你


>一个小甜饼毫无逻辑。

>新年快乐

>其实和标题气氛不一样

*

“差不多也该回去了吧,小征。”实渕语气里带着一如既往的点点笑意。他说这番话时顺带抬了抬手臂,时针指向10点。窗外夜幕被烟花渲染。

在烟花声中键盘终于落下最后的音节。

“明明合同明天写也可以。”黑发男子笑了笑,一身西装笔挺。他接过赤司放在手边的咖啡杯,屈身将西装外套盖在赤司背部。

赤发男人在自己眉间捏了把,嘴角却有上扬的弧度。

“明天想休假,陪陪他。”

好不容易从百忙之中脱身而出,难得的跨年夜也被赤司浪费掉的话,赤司也不知道自家的恋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别看那蓝发男子表面上冷清实际上心里在意的不得了,所有情话都尽...

赤黑-告白


>让我重温下初心

>很平淡的小日常

>太久没写了手生

>是和美国队打完后送完火神之后的事

*

这不是黑子哲也第一次被邀请去赤司征十郎的家,只不过以往是奇迹世代的全体成员,这次只有黑子哲也一个人。

记得全体成员目送火神走后,每个人都很有干劲地讨论着自己的未来目标,包括赤司都是笑着的。那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吧,可能只是想要聊聊天。黑子哲也这样想着。

记忆中除比赛外的线下时间,赤司经常找的人除了绿间,便是自己。黑子吸了口手中的仙草奶昔。

“心情上的复杂果然还是找黑子会比较好倾诉一点。”之类的。

“可能只有黑子能让人安心吧。”之类的。

“不必拘束,进来吧黑子。”忽而抬头,已经来到了赤...

海隼-只要你说喜欢我


我只会写糖了吗(。)

02.Daath与Chesed

“…那就上上个月。”海这样草率回答着一面收拾着画材。

“还是不对。”隼偏了偏头眯起狭长双眸看向窗外阳光。想不起来也没太大关系的吧——这样想着隼勾了勾嘴角。

纸张摩挲有细微的沙沙声,海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反应过来后才拿起红色水性笔往椅背后靠。看见隼的摇头海知道,自己又犯这样不好的习惯了。于是海笑了笑:“该说是你记性太好,还是我真的太不注意了。”

“每次改作业都习惯性这样,这可怎么行啊海老师。”

有红茶味混在微凉的空气里靠了过来。

肩膀上增加了重量。有双手环上了自己的脖子。

“你还真是…”什么也不怕啊。

“嘴上这样说着实际上也不...

海隼-剪发这件事


>…对不起我太久没更了。

>标题废。

*

身高差距刚好可以很轻松的揉他的脑袋。

一低头也刚好可以顺利的看见他纤长的睫毛…………不对。

海看向怀里熟睡的恋人,有什么挡住了视线。银白色的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额前的差不多遮住了眼睛,耳边的也差不多要超过下巴。

稍微拨开了些恋人的刘海,他的睫毛微颤表示着自己注意到了海的动作。不出所料的,隼开始转醒。

“唔…?你在干什么呢海。”刚睡醒的隼本想再偷懒赖下去,看见海手上的剪刀不禁一个激灵。

“海,表情很可怕喔…?”

“啊,啊抱歉。”海这才注意到自己手上的剪刀已经来回打开了好多次,而方向正好是朝着自家的恋人。

放下剪刀,海伸手撩起隼额前的...

郁泪-君のとなりで

-其实之前也有人想让我写郁泪…

-emmm这个的源头是我自己身上发生的事,然后加了点妄想(。)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用在郁泪身上比较好,于是就写了。

-第一次写郁泪(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可能会有部分崩坏请注意。

*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脑海里只有几个词语。

纤细,敏感,脆弱。

松垮的衣服,偷偷抓紧文月海衣角的小动作,不自觉地抿唇,不敢与人对视而游离的视线。

刚准备打招呼的郁在那时,缓慢地放下了手,然后尴尬的笑了笑。

“啊哈哈…那个,我叫神无月郁,请多指教。”

“抱歉啊郁,这孩子不太敢和生人交流,他是水无月泪,你的搭档。”

水无月泪。一听就很符合他。

搭档啊…这样的话会不会有点难办...

海隼-ONLY ONE


-我回来啦——!!!文笔down

-脑补的一个小场景,所以是短打。

-这几天会陆陆续续更文。

*

“唔哦哦哦哦——终于是海桑了啊!!”某个粉色的家伙混进了Procella。

真心话大冒险也是这家伙想出来的,在特别无聊的时候。

原以为一晚上都不会抽到「抽卡」这样的选项的海,在差点想直接拿张「大冒险」的时候,抽出了一张「抽卡」。

“那果然还是大冒——”

“st————op!”

恋双手交叉,比了个禁止的手势。

“很遗憾海桑,今天晚上真心话的人很少,所以——”

不需要过多语言海便懂了恋的意思,挠挠头将手移向了「真心话」。

恋和阳总是第一个先凑过来,平日里的默契让两个人共同说出了...

海隼-花与星与你


-受一点点舞台剧启发和双人曲启发。
-我是老年人,就想这样看着他们。
-配合花星效果极佳。
-私设:花星有在录音室的拍摄写真。

*
当海和隼两人再次一起走进录音棚的时候,总会回想起第一次的录音前期。

Celestite,天青石。
海知道天青石中蓝色是最珍稀的,也隐隐约约猜到了自家队长会说出那样的话,其中的深意不得而知。

“海,天青石中,蓝色是最珍稀的哦。”隼的眉眼都染着笑,这似乎是两人性格契合的契机。

那个时候的场景,海还能回想起来。

红茶已经没有再冒着白气,海莫名的口干舌燥,他端起茶杯,冲着隼笑了笑,默默地把隼的话填进了心里。

“要添点热茶吗?”

“不用了喔海。”隼坐在了海身边。

稍微...

海隼-July Stars


-随手一写。
-标题我用走累了的脚后跟想的。
-纯cp脑。

每次唇瓣相叠,气息交换时,隼总会在中途睁开眼睛,视线流连在海的脸庞时,隼意外地发现对方也有着和自己一样的小癖好。于是这位魔王大人得寸进尺了起来,搭在海脖间的手腕用轻柔的力气试图拉近两人的距离,明明是轻到不足以让还感觉到的力气,海却自然地搂人入怀,两人之间再无保留。

隼的气息总会被海带得紊乱,即便是从口腔传来的快感,隼也一概接受然后眯起了眼睛,被水汽弄得视线模糊的同时,隼也没忘再窥探一眼海蓝眸中的深切的渴望。

隼明白海有另一个小癖好。

甜蜜的吻结束后,文月海总会吻吻隼的眼角,然后用指腹揉蹭着恋人的眼尾,继而是短暂的凝视。

他眼里有...

海隼-关于头发

目录
「关于体温」
-脑洞来自官方ss海说隼的白发像柴犬的眉毛和柯基的屁股(…)一时间脑抽忘记柴犬眉毛和柯基屁股的我去搜了图片,发现超级可爱。
-随手写的,所以超短打。
-「关于体温」我是怎么写到两千字的…果然标题决定一切吗(小声)

*
或许就是在一起太久,目光总是会不自觉地转移到对方身上。不错过一丝一毫细节,从头到脚,不同场所,用着不同的眼神。

在介绍自己的属性时,霜月隼在叶月阳面前毫不犹豫地说出「我是白色的。」这种事情也见多不怪。(*梗出自不记得哪张DRAMA)

在今天第二杯红茶泡好后,文月海自然地端上了霜月隼面前的茶几。

一旁的白田也窜上了隼的肩膀,吸吸鼻子然后在隼脖间蹭着。

“哈哈…好...

海隼-关于体温


-傻白甜
-对不起我可能是老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要期末考试了慌。
目录在这里→一个名为目录的东西

霜月隼的体温在恒温20摄氏度这一点,文月海先前是不相信的。直到盛夏时对方笑着用脸颊蹭着自己的脖颈自下而上的那一股凉意带来的真实感让海不得不相信。——不过是上一个夏天的事而已。

隼的皮肤很好,洁白通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海对他的第一印象是「白」,硬是要加上什么形容词的话那就是「病态的白」。但是这些年在某人的精心照顾下也显得好了许多。

海偶尔也会冒出「想看看这个家伙日常流汗的样子」的想法。那该是怎样一副光景。

过于白皙的皮肤上淌着晶莹的汗水,顺着他的面部轮廓慢慢滴落到锁骨,可能当事人...

海隼-催情剂

发个车。
大早上真的是…
戳这里


啊…。

海隼-怀抱依赖症

—又是傻白甜。

*
一,二,三。
这是第几次了。
海数着手指,一边在心里想着要怎么训斥面前的这个已经21岁却和三岁小孩子没差时不时还给他闯出祸来的白色的魔王。
这个人啊,今天几乎抱遍了全寮。
先遭受伤害的是夜和葵。
然后,就是见谁抱谁。
哦,除了海。

海的眉头不可抑制地皱了皱,然后是用扶额头代替了无奈。
面前的人索性不再耐心地仰着头看着自己,视线平视着海的腰部,双眸中写满了无聊。隼蹙着眉,往沙发后背一躺,冲着海终于发出了抱怨。
“好无聊啦海——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把我叫到海的房间里来啊。”他鼓起了腮帮子。
“魔王大人今天可是乖得不行啊——明明没有闯祸来着。”

海整理好了思绪,一双手直接揉向了隼的脑袋,还稍微加...

海隼-金鱼花火(下)

*
心に泳ぐ金魚は
爱你就像在心里不停游动的金鱼
恋し想いを募らせて
那爱恋的感觉在心里越来越浓
真っ赤に染まり実らぬ想いを知りながら
我知道这么爱你也是没有什么结果
それでもそばにいたいと願ったの
就算如此,我还是祈求能留在你的身边。

*
清晨的阳光很亮,但是不会闪着眼睛。轻轻柔柔,舒服得要让人沉迷其中。

昨晚捞的金鱼现在正好好的放在不大不小的鱼缸里,两条。

其中一条的金鱼游到了另一条的旁边,小小的身体摆动着,小嘴不停地凑到另一条的眼边。水波荡漾。

夜和海还有郁是最先起床的。

夜在准备早餐,郁坚持着晨跑。

海在鱼缸面前弯下腰,食指轻轻的敲击着玻璃发出清响。两条金鱼亲密的动作惹海发笑。似乎是被...

海隼-互相叫名字

—傻白甜

—反正就是互相叫名字嘛(。

—放飞自我(。

 

 

“那边,在干什么呢.....”刚结束写真拍摄的阳回来看见的就是这幅景象。

沙发上,队伍里的大哥哥和那个白色不明生物面对面坐着。

——要搞事的架势。

 

夜刚做好汉堡肉,扯过一边的毛巾擦了擦手才从厨房中探出头来:“啊,阳,辛苦了,欢迎回来。”

“哦夜你也一样啊,所以说那边到底是在干什么啊。”阳索性从冰箱里拿出了冰镇可乐倚靠在厨房门边难得的好奇看向沙发上的两人。

“呃...这个,大概就是隼桑玩心大发说要和海玩个小游戏什么的吧...”

“啊...为海提前默哀一下。隼那家伙说小游戏什么的...

海隼-金鱼花火(上)

BGM-金鱼花火

摸鱼注意
私设一堆注意
我在微博上感叹的隐晦(?)的海隼
不虐温馨向隼→海  海无意识撩隼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东西会有上中下(。)

*
どんな言葉にも できない
不管什么话语也不能表达我的爱意
一瞬うつるの あなたの優顔
一瞬间,里面仿佛映出了你温柔的脸庞
夏の匂い 雨の中で
在夏天的雨中
ぽたぽたおちる
金魚花火纷纷落下的金鱼烟火中
光で 目がくらんで
在强烈的光线中,我的眼睛有点花
一瞬うつるは あなたの優顔
一瞬间仿佛映出的是你温柔的脸庞

*
烟火,苹果糖,欢声笑语,组成了这次的夏日祭。

队里的年中年少都已经回到合宿的住宿地,载着满心欢喜沉沉地睡下去。晚上的风开始变凉,风中卷着的那几丝温...

海隼-我想恰好是你

-别被标题骗了。突如其来的虐。

-其实也不算。只是一个摸鱼。

-意识流x之前微博上不是有什么两百多年后人的啥会重组然后重新降临在这个世界上,然后我和你会再次相遇什么的吗,突然记起这个梗,海隼挺适合的。

-原本设定是隼得了渐冻人症。但是这个绝症用在隼身上会有些想笑。所以就草率定为不知名的绝症好了,(喂。

【魔王大人,也是会消失的啊。】

海还记得隼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皮肤白皙得接近透明,嘴唇苍白,整个人可谓是真的称的上是病态的白。然后隼嘴角微扬,眼泪静静地落下,隼只是淡淡的笑着。窗外的日光也白得晃眼,隼背着光,身躯轮廓似乎模糊在白光之中,那种转瞬即逝的感觉让海有些害怕。

海拉过隼冰凉到了...

海隼-温馨三十题01.02.

海隼《温馨三十题》

 

-腐向

-挖坑狂魔

-希望能写出那种感觉。

 

01.

一    杯可乐,两根吸管。(然而内容不符x)

 

夏日将至。

天空有愈来愈蔚蓝的趋势,云层后的阳光急着现身。

室外摄影的工作告一段落之后,某个兴致特别高的白色不明生物立刻拉着自家参谋前往目的地——奶茶店。

至于为什么会去奶茶店,这要问那个白色生物。

在工作过程中一直嚷嚷着好渴好累,但是还是为了“激起摄影师的摄影欲”而变得兴致高涨,工作完毕后就是他单方面的撒娇了。——文月海先生这样陈述到。

以“偶尔也想换换胃口嘛。”这...

ツキウタ。衍生同人海隼「毒药」最终章Part9

Part1Part4Part7
Part2Part5Part8
Part3Part6
9.

有些事情自己可能怎么也不会相信那就是缘分。
比如恋爱这种事情。

当缘分来了的时候,谁也不会想到未来要被对方吃死一辈子。

仅仅是听说他的一个事迹,仅仅是将他与女生调侃的场景看在眼里,仅仅是为了将他从过往的痛苦拉回现实,隼都觉得自己已经要为海疯狂。

霜月隼的爱意既热烈又隐晦。

至少遇见文月海,这是霜月隼现在不想逃避的事情。

要是换做以前,肯定又会将自己隐藏起来,回避海的温柔。

浅野边上楼边想着什么,神情复杂。

那个眼熟的男客人匆匆跑下楼和浅野擦肩而过的时候,浅野叹了口气。

隼和海在一起了的话,一定...

ツキウタ。衍生同人海隼「毒药」Part8

Part1Part2Part3Part4Part5Part6Part7
8.
隼与生俱来的魔力,海承认,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抗拒。
当隼将身子整个趴在自己身上,纤长双手搂上自己脖子,勾着嘴角微眯起眼睛,伸出嫣红舌尖舔舐自己的下唇的时候,海觉得自己没有忍下去的必要了。
再三确认准许自己这么做的时候,海想都没想就将隼放倒在床上了。
于是一室旖旎。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面对着隼的是海的腹肌。
隼安了心,轻轻吸了口气,抬头看向正在熟睡的男人。

第一次睡得这般安心呢。
隼小声的笑出声。

虽然腰痛得厉害,海这家伙。
对外一副大哥哥的样子,在床上可是怎么哭着求他也无动于衷的。

隼搂住海的脖颈,将身体往上移了移和海面对着面。...

1 / 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