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海隼-ONLY ONE


-我回来啦——!!!文笔down

-脑补的一个小场景,所以是短打。

-这几天会陆陆续续更文。

*

“唔哦哦哦哦——终于是海桑了啊!!”某个粉色的家伙混进了Procella。

真心话大冒险也是这家伙想出来的,在特别无聊的时候。

原以为一晚上都不会抽到「抽卡」这样的选项的海,在差点想直接拿张「大冒险」的时候,抽出了一张「抽卡」。

“那果然还是大冒——”

“st————op!”

恋双手交叉,比了个禁止的手势。

“很遗憾海桑,今天晚上真心话的人很少,所以——”

不需要过多语言海便懂了恋的意思,挠挠头将手移向了「真心话」。

恋和阳总是第一个先凑过来,平日里的默契让两个人共同说出了卡上的指示。

“说出自认为没有让人看过的一面——”

海把手按在下巴,沉吟片刻。

脑袋里都是那个家伙。

要说自己没被别人看过的一面,估计也就只有真正意义上的难过和沮丧了吧。但是并不是完完全全没有被别人看过。

比如霜月隼。

海下意识地看向沙发那一边,没有参加游戏而小憩的白色的人。

“果然还是,没有。”海得出这样的答案,还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一手握拳轻砸在另一只摊开的手上。

看着泪的眼睛,海似乎都能自动配上拟声音:“盯——”

“喂喂泪不要这样看着我阿。”

“海,很可疑。”

恋做出夸张的表情,伸出食指似乎懂得什么一般往前指了指。

“喔——这就是平时说的,「面对问题突然变得一本正经一定是说了慌」吧!!”

“没有那种东西。”某只吐槽役突然发声。

不知怎么的,海莫名的有些心虚。

“…真的没有。”

“有的吧!”

“…没有。”

“有!”

“没有。”

……

*

“真是闹腾啊这群小鬼…”洗完澡之后将毛巾挂在肩上的海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脱力般的关上门。

也亏得他们拿那个问题讨论了半个小时。

其中似乎还冒出了一些很奇怪的东西。

什么「会有真正野兽使的一面吗!?」「好想看看海桑有野心的一面——」……

而且莫名的很兴奋。

“海——”熟悉的拉长尾音。

“喔隼你在啊。”海并不惊讶,习惯性的走过去揉了揉对方的头发,意外的发现隼的头发也微湿,顺手就将毛巾盖在了隼头上,然后坐在隼身边帮他擦起头发来。

隼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眯起眼睛,像极了一只白猫。

“今天的「海の环节」我都听见了喔。”

“嗯…感想?”

“海犹豫了好久,是想起了什么呢。”隼明知故问地从毛巾里探出头来,冲海弯了弯嘴角。

“你这不是知道嘛。”

索性拿下毛巾,看着头发乱糟的自家队长,莫名的觉得很可爱。海拿过吹风机,插上插座后就是一阵阵暖风吹着隼的头发。

“你故意没有自己弄干头发吧。”海摇摇头,专心于手上的工作。

“海的所有——他们没见过的一面,都在我眼里呢。”

“喂无视吗。”

“这样那样的一面,都有好好记着哦。”

这个人总是这样,偶尔会突然的打直球,但是又会经常说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反正意思永远都是一样的——至少在海面前。

“特别是消极的一面吧?”海自己也忍不住笑出声来,而隼微凉的手,却握住了海动作的手臂。

海识趣地放下吹风机,和面前的人对视,然后长叹一口气。

“那些孩子们倒是一直认为我不会有消极的一面就是了。”除去葵和夜和郁。

海单手支撑着脑袋,微闭着眼睛。

隼却好久没有说话,在意识到不对劲后,海抬起头来,发现隼正向自己敞开双臂。

不言而喻。

海微起身,凑过去被隼拥住。

他感受到了隼微凉的体温,身上的红茶味,轻轻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这样被隼拥住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海不自觉地就埋在对方的脖颈,鼻尖接触肌肤,嗅着隼身上的红茶味和自己的薄荷味交织在一起的味道,然后悄悄搂住了隼的腰。

隼的下巴轻靠在海的头顶。

“在我这里,不管是怎样的海都不需要隐瞒哦。

“只要你乐意,魔王大人的肩膀和怀抱也会随时给你

“在我这里,海就是海,只属于我的海,只属于你自己的海。”

海蹭了蹭隼的颈部,自唇边泄出一声「嗯」

“在我这里,你也不用绕弯子,因为我知道你会说什么。”

隼轻笑着,道「好」。

你是我的ONLY ONE。

所以只要将最真实的你给我一个人看就好。

END

许墨上文。

其他戳首页。

好困……下次会慢慢将之前没写的全部补上来!!!








评论 ( 2 )
热度 ( 5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