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郁泪-君のとなりで

-其实之前也有人想让我写郁泪…

-emmm这个的源头是我自己身上发生的事,然后加了点妄想(。)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用在郁泪身上比较好,于是就写了。

-第一次写郁泪(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可能会有部分崩坏请注意。

*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脑海里只有几个词语。

纤细,敏感,脆弱。

松垮的衣服,偷偷抓紧文月海衣角的小动作,不自觉地抿唇,不敢与人对视而游离的视线。

刚准备打招呼的郁在那时,缓慢地放下了手,然后尴尬的笑了笑。

“啊哈哈…那个,我叫神无月郁,请多指教。”

“抱歉啊郁,这孩子不太敢和生人交流,他是水无月泪,你的搭档。”

水无月泪。一听就很符合他。

搭档啊…这样的话会不会有点难办。

郁稍微弯下腰,凑近像个小孩一般躲在海身后的泪。

灿烂的笑容永远是最佳的武器,然而实际上郁也的确这样做了,并且博得与泪的视线交汇。

不,只是三秒钟而已。

“没关系的泪,以后我们有很长时间可以在一起。”

郁盯着头越低越下的泪,思索几秒后还是本着性子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他小动物般的颤抖被郁看在眼里,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有些痒痒的。

正好是情愫萌发的的年纪。

什么都正好。

*

水无月泪是猫系。

郁恨不得找个笔记本把对泪的新发现全部记下来,然而不行。

行程太满,一天被分成两部分,社团和偶像工作。根本没有办法一整天来接近自己的搭档。

距离第一首双人曲收录的时间越来越短。

“我回来了——”推开公寓的门后是意料之中的无人回应。

“啊…都还在工作中啊…”

郁的行程没办法顺利调开,只好将偶像的工作放在社团之前,提早完成下午才会有时间休息。

房间里是很安静,但是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牛奶混合鸡蛋的香气。

“夜桑做了甜点吗…?”

距离沙发越近,呼吸声就越清晰,郁隐隐约约猜到了是谁,脚步放轻,背包也被放在了另一个沙发,有些紧张的在沙发前蹲下。

带些墨绿的微长发,安静的睡颜。

瘦小的身子微微蜷缩起来,随着呼吸而胸口起伏。

“像猫一样啊。”这样说着的郁顺手拿了毯子给泪盖上。

也许反而在这种时候紧张感才会减少些,平时敏感的人在这种时候也缩紧了臂膀,微抿的唇让人忍不住心疼。

他的过去和他的喜好,什么都尚不了解。

茶几上有两份布丁,一份已经吃完,另一份还好好的放着,盘子底下压着一张纸条。

所谓字如其人。

整整齐齐,不那么有力的字迹。

「这个布丁,夜让我留给你的,辛苦了。」

一旁还是那个人平稳的呼吸声,郁有点开心又有点感动。

沙发上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转醒的,郁拿着纸条转过头对他笑。

“……”泪什么也没说,想要闪躲的心思被一眼看穿。

“谢谢,即便如此我也很开心。”

“……”

“不用谢。”

在郁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他才发现泪的视线一直集中在自己手上的布丁上。

“喜欢吃布丁吗?”

“喜欢。”

意料之外的毫不犹豫。

虽然是面无表情,但是…多多少少那双眼睛是可以看出情绪的吧。

“可以给你哦。”

这个人…和海一样呢,一直都是那样的笑容。

“……”

果然还是不行吗…

和泪的对话进行得一如既往的艰难,偶尔的小细节让郁燃起希望。不经意间的视线交汇,他的语气变化,他的小表情。

“…谢谢。”

“不用谢哦。”

啊啊,又是那样的笑容,真是个很奇怪的人。

忍不住想多看几眼那样的笑容。

胜过自己最喜欢的雨天。

*

工作时期最最最最最难得的是什么?

全天off.

前期工作要繁重得多,铺天盖地的通告,都是为了宣传。

即便相处了好几个月,海对泪的保护和阳的铜墙铁壁也有得一比。

“泪,千万不要和陌生人讲话,还有他们给的东西,还有外面那种骗人的小传销………”

“海,海桑,我认为泪都明白…”海的一大串下来,夜都被吓了一跳。这已经不是对比自己年龄小的人的照顾了,反而越看越像是…

笨蛋父亲在照顾儿子。

“我,我也这么认为…海桑。”郁苦笑道。

明明是全部人一起外出。

“你不懂啊郁!这孩子万一………”

“啊——人生以来第一次觉得海桑非常像唠叨的老妈子。”

“阳…这样很失礼。”

“啊来了来了,夜的小古板。”

“阳!”

“抱歉我开玩笑的。”

这样的日常只会偶尔出现,好多次好多次,都是全员一起出门,郁只觉得难得和泪进一步的关系又被无形之中疏远了。

海的保护也一刻都没有懈怠啊,但是郁真庆幸海不会对自己太过防备。

“啊…如果只有两个人多好。”

仰着头看着天花板的同时,脖颈间猛然一阵凉意让郁迅速转过头去。

泪正抱着一瓶饮料和一小罐布丁,另一只手上的冰镇饮料此时正抵在郁脖颈上,察觉到这样的做法不妥之后泪缩了缩手。

“给我的吗?谢谢。”没心思想那么多接过饮料就是一阵灌。一口过后是一声干脆的呼气。

“抱歉啊忘了你在这……”

“没关系…以前都已经习惯了。”

有那么一瞬间郁想抱抱他。

“对不起说了奇怪的话。”

郁看着他的脸,决定还是要把这几个月来自己的想法说清楚。

“那个啊…泪,泪一直什么都不跟我说,也不肯靠近我让我觉得很苦恼啊。”

“……”

“我们明明是搭档,却没有阳和夜那样关系好,也没有海桑和隼桑那样有默契。

“抛开阳和夜是发小这一点,海桑和隼桑明明也和我们差不多长时间认识对方,为什么他们可以做到互相吐露心声啊。

“虽然说这些话可能会让你感觉不太好…但是我还是要说。”

“不好意思对其他人讲的话,什么事情都可以和我说。”

郁蹙起眉头,双手合十抬眼看着泪。

“拜托了!”

郁觉得自己可能完了,突然说这样的话对于泪来说或许还是无法接受。

但是必须要用实际行动证明。

“……噗嗤。”

现在郁找不到任何形容词来解释自己的心情。

他笑了,笑起来很好看。

*

在经历了好多次的组团外出后,郁才觉得这不太行。

如果要成为他的依靠的话,还要更了解他才行。

“泪…虽然只是些私心…但是下次,只有我们两个外出可以吗?”郁按着泪的肩膀,眼神坚定。

“郁君,很痛。”

两个人的力气完全不能相比单单是按着肩膀,泪也感受到了那双手掌传递过来的力量和让人安心的温度。

“抱,抱歉!”

“两个人一起…吗…?”

“不不不如果你不愿意还是算了。”

伸手揉他头发的动作终于达成了第二次。

这一次,他没有躲闪。

郁心里的那块石头才落地,与他相视而笑。

“…要去。”

郁看着面前的人说出这几个字,什么也没想就搂了上去。

猫系的少年先是小幅度挣扎了几次后才乖乖被揽住。

“抱、抱歉…!”

“…………其实,没关系的哦?”

如果是你的话,就没关系。

*

没关系吗?这样的相处模式。

“啊…泪终于,长大了啊……”

“海真是个笨蛋父亲呢~♪”

年长组的两位正在看着年下组的两位练习duet曲。

郁认真的样子,让人移不开眼睛。

“不用勉强也可以的哦…?”郁这样说着。

中间的短对话部分泪还是有些不自然。

茶几上放着郁准备的布丁,泪却没有去看。

“…不,我要试试。”

郁知道,外表纤细的泪实际上很厉害。至少在郁眼里看来,他让自己心疼,也让自己想要保护,更多的是,想让他更加依靠自己。

“加油,泪的话,都可以做到的。”

第三次的揉头发,泪直视了郁。

“嗯。”

每次这种时候,郁君都会像英雄一样。

闪亮又帅气。

“…可以撒娇吗?”

泪突然唱出来的歌词把郁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郁接了上去。

“当然可以啦。”

是你的话就可以。

“用这种感觉去唱吧!”

“嗯,顺带一提,郁君很帅哦。”

“唔诶诶诶?!第一次的夸奖我收下了。”

成就达成。

END.

许墨上文。

门牌和微博戳简介

突然的郁泪(土下座

评论 ( 1 )
热度 ( 2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