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海隼-剪发这件事


>…对不起我太久没更了。

>标题废。

*

身高差距刚好可以很轻松的揉他的脑袋。

一低头也刚好可以顺利的看见他纤长的睫毛…………不对。

海看向怀里熟睡的恋人,有什么挡住了视线。银白色的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额前的差不多遮住了眼睛,耳边的也差不多要超过下巴。

稍微拨开了些恋人的刘海,他的睫毛微颤表示着自己注意到了海的动作。不出所料的,隼开始转醒。

“唔…?你在干什么呢海。”刚睡醒的隼本想再偷懒赖下去,看见海手上的剪刀不禁一个激灵。

“海,表情很可怕喔…?”

“啊,啊抱歉。”海这才注意到自己手上的剪刀已经来回打开了好多次,而方向正好是朝着自家的恋人。

放下剪刀,海伸手撩起隼额前的刘海,粉蓝色的发夹被别了上去。

海看见,面前的爱人睡眼惺忪,歪歪头做出迷惑的表情。

啊,真是可爱。

“什么时候隼你的刘海随着身高长了…”

“啊…海说这个啊。嗯…或许是魔王大人的魔力支持着它…?”

“………别一醒来就是这种发言啊。”海打量了一会儿刘海被别上去的隼,心底有一瞬间和隼一样的同感。

还记得隼对夜说过「像玩具熊啊,这些毛绒绒的东西很适合夜啊,就像威风堂堂的国王大人会犯天然呆…不良少年会捡流浪猫养一样的,这就是所谓的反差萌哦?」①

现在看着平时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的魔王大人现在在刚睡醒时一脸茫然,还被别上了粉蓝色的发夹也是一种乐趣啊。

海感觉自己的内心难得有这么一次像开了场小剧场一般丰富。

“那个啊隼…你先暂时这样戴着那个吧。”

“海喜欢的话我会一直戴着的哦。”隼的声线没有方才那么沙哑,又换上了和平常一样,带着笑意的语气。

“要吃些什么吗?再清醒一下,待会儿我帮你剪头发吧。”

“后面的事暂且不谈,海,我现在想吃哈根○斯。”隼想了想,继续道:“季节限定的那个,夜今天上午买回来的那个,海吃了一口,对吧?”

“……明明是睡着的你居然知道这件事,某种意义上你也挺恐怖的啊。”海揉了揉隼的脑袋,忍不住吐槽。

“海的事我都知道哦?”

“是是,那我去给你拿。”

“我想要海吃了的那个。”

“……驳回。”

“驳回无效,别的事情都做过了为什么这个反而不可以了啦。”

“啊好了我去我去拿!”

“魔王大人的胜利哦。”隼笑着举起了V字。

*

心满意足后,海才开始了这项,大工程。

泛着银光的剪刀在接近隼眼前的时候,隼没有闭眼,微眯的眼睛配上那道银光…海知道,自家恋人又玩起来了。

“别在这种时候给自己加戏啊…闭上眼睛。”

“诶嘿暴露啦。”

“为什么海连剪头发也会啊,因为家里的原因?”在海的剪刀动作到第11下的时候,隼这样问了。

“啊对啊,家里的妹妹们。”

“那海会把我剪成齐刘海吗。”

“………别想这些有的没的。”

隼没有完全闭上眼睛,海偷瞄的时候发现了这一点。

顺带说一句,偷瞄的时候差点剪残。

隼极小幅度地侧过头,他能感受到剪刀的冰凉在他的脖颈。

垂眸盯着海,虽然看不全他的脸,但是隼知道的,认真的海,是最帅气的。

海莫名其妙变得紧张起来。

在隼盯着海的时候,海的第二次偷瞄被隼顺利捕捉。

“……”

“……”

谜一样的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

“噗哈哈哈哈哈哈…”隼先笑了出来,但是在控制自己的剧烈颤抖。

“笑什么啊!”

“明明是因为海偷瞄我才会笑的…”

“所以说你啊,真的很恐怖啊…。”

“即便如此海也在我身边?类似于这样的发言,再多说些如何?”

海抽了抽嘴角,按住了隼的肩膀。

“别闹。”

这句话清清楚楚传进隼耳朵里,隼只知道,自己很喜欢。

盯着海的眼睛,不自觉地吻上去。

“…继续这样做海会把我剪成齐刘海吗?”嘴角勾起的弧度宣示着他的好心情。

“先让我剪完你再继续好吗?”海叹了口气,拿过梳子梳顺了隼的头发。

虽然那样也不错…但是果然剪短些比较顺眼。

隼的耳边的头发被海掠过耳后,早已经准备好的银色耳饰本安分地放在钴蓝色的首饰盒里,现在被海拿起轻轻夹在了耳廓较上方的位置。

“这样就完成了。”

“你还是比较适合这样啊。”海笑笑,手指的温度停留在隼的耳廓。

“海明明很擅长这种事,只是自己察觉不了吧。”隼拉过海的手,在他掌心轻啄了一口。

“哈…?你指什么事。”

在心底暗自笑过恋人的小迟钝后隼靠上了海的肩头,闭上眼睛享受海的气息,和阳光的味道。

“让我心动不止这种事。”

END.

许墨上文。

评论 ( 3 )
热度 ( 6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