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海隼-只要你说喜欢我


我只会写糖了吗(。)

02.Daath与Chesed

“…那就上上个月。”海这样草率回答着一面收拾着画材。

“还是不对。”隼偏了偏头眯起狭长双眸看向窗外阳光。想不起来也没太大关系的吧——这样想着隼勾了勾嘴角。

纸张摩挲有细微的沙沙声,海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反应过来后才拿起红色水性笔往椅背后靠。看见隼的摇头海知道,自己又犯这样不好的习惯了。于是海笑了笑:“该说是你记性太好,还是我真的太不注意了。”

“每次改作业都习惯性这样,这可怎么行啊海老师。”

有红茶味混在微凉的空气里靠了过来。

肩膀上增加了重量。有双手环上了自己的脖子。

“你还真是…”什么也不怕啊。

“嘴上这样说着实际上也不打算反抗吧海老师——”自鼻腔发出一贯的得意轻哼,隼收紧了手臂,蹭在海颈窝。

“我要是对你这位大少爷凶了会引起公愤的吧。”

“不会的哟。”

手掌侧边上蹭上了碳黑色的笔屑,眼睛有些发酸,海抬手在双眸眼头边轻轻捏了把。身后的人还靠在自己颈窝,气息微凉,一言不发。

很早之前就想问了,是不是在哪里那一刻,就见过隼。也挺想问问自己,为什么从来不会想要推开隼。

海侧目过去,翠金色双眸盯了上来,含着笑意。海咧嘴笑了笑拍了拍隼的手背。

“起来吧,剩下这几张素描你来改。”

“不要——”

“反驳无效,在我这里占便宜占得够多了吧。”

海起身给隼让了位置,坐在桌子边还余有空间的地方。这小少爷不是做不好,压根就是不想做。

天气有些转凉,这个点儿应该是不会有人再回画室了吧。

隼的皮肤很白,海生怕他被弄脏了。

海知道自己在盯着什么,是面前的,有着完美侧颜的学校高材生霜月隼。是似乎在哪就已经熟识过的霜月隼。

隼改作业的速度比自己要快上许多,同一副摹本对于明暗关系的处理他似乎只要一眼就能看出谁更胜一筹,炭笔上的使用和画面的细腻程度也是一样。

——意外地严厉啊。

海抬着下巴盯了一会儿,面前的人正挑了挑眉尾写上了评语。海是不会在每一副画后面都留评语的,因为课堂上还是会集合起来和大家一起讲解。

——算了,随他去吧。

至少不会给我添堵。

“你这家伙,安静下来的时候简直就像Daath的化身啊。”

“明明普通地说我看上去很聪明就好了。”

“用Daath来代替感觉更加神圣一点?特别是现在,安静地改作业的时候,再加上你是白色的。”说着海揉了把他的脑袋。

“我一直都是神仙大人…哦?”

“……别自己在这说啊。”

隼停了笔,抬头对上海的视线就是勾唇轻笑。

“那我也送海一个。Chesed。”

看着面前的男人压低眉毛似乎想要问自己为什么,隼忍不住拿着笔用带有笔盖的那一端碰在了海的下巴。

“对谁都很温柔。”

海听到这个答案之后笑出了声,没有迟疑脑海里就了这个被许多人都问过的问题的答案,习惯性地回答出那三个字。

“习惯性。”

微凉笔盖离开了下巴,隼歪头低笑一声让海

觉得这个人不是一般地难懂。

隼转过了头继续改着剩余的仅仅几张,侧目便瞟到了办公室门外有谁的影子。

哎呀,暴露了。

“海是不是从来没有对他们说过有大部分作业是我改的?”

“应该…从来没有说过吧。”

“诶——”

隼在心底无言端详了会儿,合上笔盖,缓起身冲海比了个V字。

“带我去吃哈根达斯吧?”

“哈?现在?你不是还有课吗?”

隼眨眨眼,仿佛他心底的星星都自动实体化带着kira的音效就扑到了海的脸上。

海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败给你了。”

“有什么时候是赢过的吗海老师?”

“……。”

大概是有赢过的时候,只是海不知道而已。每一次的温声细语,每一次的故作愤怒,每一次的关心照顾。都赢了。

门外的人儿似乎是跑了。

TBC
许墨上文。

评论 ( 5 )
热度 ( 4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