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赤黑-告白


>让我重温下初心

>很平淡的小日常

>太久没写了手生

>是和美国队打完后送完火神之后的事

*

这不是黑子哲也第一次被邀请去赤司征十郎的家,只不过以往是奇迹世代的全体成员,这次只有黑子哲也一个人。

记得全体成员目送火神走后,每个人都很有干劲地讨论着自己的未来目标,包括赤司都是笑着的。那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吧,可能只是想要聊聊天。黑子哲也这样想着。

记忆中除比赛外的线下时间,赤司经常找的人除了绿间,便是自己。黑子吸了口手中的仙草奶昔。

“心情上的复杂果然还是找黑子会比较好倾诉一点。”之类的。

“可能只有黑子能让人安心吧。”之类的。

“不必拘束,进来吧黑子。”忽而抬头,已经来到了赤司家门前。面前站在台阶上的男人笑容清浅,蔷薇红色双眸和比赛时大不同,温柔细腻。

总觉得非常的格格不入,关于自己来到赤司府邸这件事。黑子微启唇轻应了声。

踏入大门有那么一瞬间黑子觉得会发生不太好的事情,想起绿间口中叙述的赤司的父亲。即便脸上表情再怎么安定,心理活动骗不了人。

但他并不相信那么片面的对一个人的评价,正如他一直认为赤司是个很温柔的人一样。即便第二人格的极端会让他不适,他也还是选择了相信最原本的赤司。

“今天让我来是有什么事吗赤司君。”黑子这样问到。

“单纯的聊天难道不被允许吗?”赤司转过头来看着黑子,“只是想和你聊聊。”他这么说着。语气平淡和平时无两样。

两个说话简洁的人走在一起却不会感到尴尬或者没有话题,可能也就只有赤司和黑子。

黑子继续喝着他的香草奶昔,看着比自己稍微走得快了些的男人。

赤司并不喜欢在自己的朋友来做客时身边有仆人在,但是出于礼貌他从来没有下过任何命令,察觉到少爷的不适,仆人们每次都会很识相的离开。多亏了这点,黑子的紧张程度没有达到很高。

“父亲不在,即便他在也不用太过担心。”赤司顿了顿脚步,黑子不小心撞上了他的肩头,“严厉是对内的。”

客厅被打扫得过分干净,茶几上的红茶与香草奶昔被摆在一起,汤豆腐边放上了一小碟樱饼和一小碟草莓大福。外面开始飘雨,微凉的风被阻挡在窗外,客厅的暖气开得足。除去没有仆人和赤司父亲这两点,黑子显得没有那么僵硬。

现在是两个人的场合。

*

赤司庆幸两个人吃得都较为清淡,稍微不同的一点便是黑子要偏向甜食一些。

季节限定的草莓大福,还有赤司特意准备的百奇。他不想折腾那些豪华大餐,没有任何必要。

两人并肩坐在沙发上,赤司的外套早已经被他褪去,电视里的综艺节目其实并没有人看,黑子的注意力在奶昔上。

“为什么会喜欢喝这样甜腻的东西呢。”赤司的注意力在黑子身上。

“在经过了许多人的质问后我请允许我放弃回答你的问题赤司君。”黑子咬着吸管神色正经地盯着赤司。

赤司轻笑出声,他碗里的汤豆腐所剩无几。

“请赤司君说明一下为什么会喜欢吃汤豆腐这种清淡的东西。”

赤司勾了勾嘴角:“汤豆腐恢复了豆腐最原本最甘美的味道,而且它也并不算清淡,汤料可以改为…”“停,我没想到赤司君对汤豆腐会这么认真。”黑子放下手中的奶昔向赤司比了个暂停的手势。

“就像我也想不到黑子会对香草奶昔执着到这种地步一样。”

房间里的暖气弄得两人都有些晕乎,中午的时间平淡流逝过去,桌面上有空了杯了香草奶昔,空了碗的汤豆腐,和稍微被咬了好几口的大福。

“还是和黑子你在一起比较安心。”

“这种话赤司君已经说过了。”

“也比较轻松。”

“……”黑子偏头看着赤司,那人松懈了平时略显严肃的神色,微眯的双眸似乎是在犯困。从来到赤司家开始,黑子还没有搞清楚情况,映像中,赤司从来不会无缘无故这样叫着自己来到他家。

也根本不会做仅仅是两个人待在一起吃东西这样对赤司来说可能会无聊的事情。

“从刚才开始,赤司君在想什么。”

话音未落,某个人的脑袋就靠在了自己肩上。黑子有些发愣。

*

啊啊,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呢。视线就没有办法从你身上移开。

淡淡的,是蓝色的,还是透明的。

“我对你有点兴趣。”

稚嫩的脸庞,稍显瘦弱的身躯,白得过分的皮肤。一直都很平淡的那张面孔在赤司眼里却让人舒服得出奇。

一切从此开始。

*

不需要太多的回忆,赤司迷糊睁开了眼睛身边的温度降了那么几分,是黑子调的空调。有些不适应,赤司抬手拥面前人入了怀。

“…赤司君。”黑子可是从来没见到赤司和谁会有这样亲密的动作,“赤司君,在客人还精神的时候擅自睡过去可是失礼啊。”

赤司没有认真听黑子说话的打算。

赤司拉开了些距离,黑子没办法压抑住满心的疑惑甚至已经浮现在了脸上。

“从我进来开始,赤司君一直都很奇怪。”

黑子细细打量着赤司更加成熟的面孔。面部轮廓明显了,鼻梁高了几分,双眸最为精致。

不知不觉间,已经是这个时候了啊。

*

啊啊,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居然有点想向你撒娇。

“挖掘出你的能力的人是我。”赤司这样说过了。

没错,是你。嘴角有狂肆弧度的你,明明就很温柔的你。但是可惜我不能一直这样任由你放肆下去。

但是我现在回来了,我们明明一直在一起。

*

黑子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

凑近的嘴唇,有草莓大福的味道,是自己让他吃的。

两个男生做这种事情黑子压根就没有想过,他愣在原地,当赤司的唇已经贴上来的时候,黑子好像听见了自己胸腔的爆炸声。

“我喜欢你。和你在一起我是最轻松的。”

黑子隐隐约约听见他这么说着。

温软双唇触碰摩挲。

吻他。赤司脑海里只有这一个想法。吻他。

被按倒在地上的时候唇齿间的交缠已经没有办法分开,赤司双手撑在黑子脑袋两侧。

他的舌尖似乎还有酒精的热情,贴近自己的,与自己交缠,碾压过自己的舌尖。

轻微的喘息回荡,没有人挣扎,没有人想要分开。

“我喜欢你,黑子。我喜欢你。”

“其实我,一直都是如此。”赤司听见他说。

我喜欢你。完美的开始,满意的结果。

fin

啊真的好久没写了…

但是赤黑真是我初心,第一篇同人也是赤黑。

即便现在是半退圈的状态也依然喜欢各位。





评论
热度 ( 4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