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赤黑-新年果然还是被炉和你


>一个小甜饼毫无逻辑。

>新年快乐

>其实和标题气氛不一样


*

“差不多也该回去了吧,小征。”实渕语气里带着一如既往的点点笑意。他说这番话时顺带抬了抬手臂,时针指向10点。窗外夜幕被烟花渲染。

在烟花声中键盘终于落下最后的音节。

“明明合同明天写也可以。”黑发男子笑了笑,一身西装笔挺。他接过赤司放在手边的咖啡杯,屈身将西装外套盖在赤司背部。

赤发男人在自己眉间捏了把,嘴角却有上扬的弧度。

“明天想休假,陪陪他。”

好不容易从百忙之中脱身而出,难得的跨年夜也被赤司浪费掉的话,赤司也不知道自家的恋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别看那蓝发男子表面上冷清实际上心里在意的不得了,所有情话都尽数被他用行动来证明。

“小征还真是温柔呢。”

“这都是些很普通的事吧。”赤司能察觉到实渕变得更加明显的笑意,自己都稍微有一点点的不好意思。说出「陪陪他」这几个字的时候,赤司也没有发觉自己的语气有多温柔。

全部都是黑子哲也的错。

赤司摇了摇头,在心里头暗自想着自家恋人的脸。随即站起来,他理好领带,提上公文包侧身要离开。

“不介意的话,我陪小征回去吧。”

“当然不介意。”

说起来自己才应该是询问实渕是否介意的那一方吧。让对方一直留到现在。赤司侧目看了看实渕的笑脸忍不住一声轻笑。

“实渕也一样,很温柔啊。”

即便距离2018还有一天,街上仿佛早就开始为这份要跨入新年的喜悦做足了准备。夜晚十点半左右,街上还是灯火阑珊。

有烟花的味道还有关东煮,有荞麦面的味道还有淑女们的香水味。

心心念念的是黑子哲也。赤司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不知何时听到实渕也愈加速度的脚步声赤司才反应过来,转过身子一声道歉。

“小征不用道歉,我明白的。”实渕弯了眸。

“谢了,实渕。”

“有能牵挂的人真好呢....”

“嗯..大概是吧。”虽然笼统地加上了「大概」但是实际上心里是不留一丝停顿的「好极了」想到这里赤司的手在风衣的口袋里攥得更紧了。

好想,快点见到你。

*

这绕过好几条街的路程异常地漫长。

和实渕分手后赤司笑着敲了敲自家的房门。

最后轻叩一声的同时,门被打开。赤司还没来得及打量那只手视线还停留在门把上时就被某个人扑了个满怀。

怀里的人吸了吸鼻子,温热双手牵过赤司的,然后把他带入房间。

客厅里有被炉,相比起公司的空调,赤司更喜欢这个。不如说,更喜欢和黑子哲也一起。

“抱歉哲也,带了一身空调味回来。”脱去外套赤司毫不犹豫地便坐到了被炉旁。

即使是接近12点,家外的温度在慢慢冷却或许还有上升的趋势,但是家里有两人的地方永远不会失去暖意。

“的确,我很讨厌这身空调味。”黑子口无遮拦,说出的同时坐在了赤司身边,脑袋一歪脸上面无表情地就靠上了他的肩膀。

“这是赤司君不在我身边的象征。”言罢黑子蹭了蹭赤发男人的肩膀,伸手探入被炉扣住了赤司的手。

“新年快乐。”黑子侧脸在赤司脸颊上落下轻吻。

当赤司转过头时才发现黑子嘴角噙着笑意。心里瞬间就软了下来,他抬手,安慰似的揉了黑子的头发。

打心底里觉得很委屈自家恋人,赤司忍不住和黑子的视线多对了几分钟。黑子歪了歪头,觉得自己要跌入那双赤瞳。

黑子知道赤司在想什么,从一开始就知道。其实他也很好猜透。黑子从不觉得这是自己多年观察外界事物锻炼出来的能力,他只是觉得,赤司其实是个很容易在所爱之人面前卸下威严的人。

至始至终他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处世言语方式,其实很好懂。黑子这样想着,双手就缠上了赤司的脖子。

一秒,两秒。

耳边的烟花声似乎不断扩大回响,直到赤司吻上来那一刻黑子的大脑一片空白。

交叠,摩挲,深入。

不知何时已经倒在地上。

“我爱你。”他听见赤司这样说到,在耳边低沉的声音不切实似的要让黑子几近眼中满是水汽 

他不记得赤司说了多少遍这三个字,黑子只记得,直到最后被填满的那一刻,自己的心里只有新的一年亦或是以后好几十年都不要和这个男人分开的想法。

赤司明了似的在黑子唇上吻了一次又一次,用行动告诉黑子自己的决心。

新的一年,还有今后许多年,都请牵着我的手一起走下去。

我爱你。

fin.



评论
热度 ( 3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