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海隼-无论怎样都只能是你

>突然back

>文笔down?

>我还是适合写黏糊糊的日常呢(

*

东京在好几天前就已经下了大雪,这对于这座现代化的城市再正常不过。结束工作的大部分市民在街上过着如同狂欢般的夜生活。

手牵手的情侣,24小时点着灯被大红色装点的便利店,某家开在小巷子中的点心名店,高速上的汽车,天上掉落的雪白色的精灵是组成东京的全部。

此时的文月海,正穿过人群以最快的速度边拉扯着刚好可以遮住脸的围巾边冲回宿舍。口袋里的季节限定红酒味巧克力似乎要被某人的热情融化。

他快速打开手机,霜月隼的短信在屏幕显眼的位置。

「我已经结束单曲CD封面拍摄了哟——海在哪呢?」

「(´▽`ʃƪ)好冷好困——魔王大人先回去啦,海哥哥顺带带上小零食回来喔,隼大人想喝酒——」

这家伙提出来的要求只要不过分自己都会答应,文月海也没想到这个人的摄影工作效率这么高。

但其实,过分的要求自己也会答应的啊。只要是他就好。

光是想到自家刚交往不久的恋人在满是暖气的房间里等待得迷迷糊糊要睡着一般,文月海的脚步就不由得加快,要跑起来一般。

交往之后的两人其实和未交往前的相处模式没相差到哪里去,只是隼如白巧克力般甜腻的行为更加大胆罢了。

...自己似乎也更纵容他了。

*

“隼——我回来了。”动作熟练地推开隼的房门,口袋里的一小盒酒心巧克力被掏出来随意扔在茶几上,现在文月海更在意的是,自家恋人并不在房间里。

楼下Gravi的房间已经走过了也没有找到那位白色的魔法使。

海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总感觉他一定在某个地方随时准备作弄自己。

重新返回隼的房间,海在茶几边的坐垫上坐下兀自拆起了酒心巧克力的包装。

“为什么会突然想要喝酒啊这家伙...”

隼的房间没有关上窗,冬日的夜晚多少会有点风。海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就这么随意地任着窗户去了。

冷风吹进来,海听见有特制木质的衣柜门被风吹打的声音。不过是轻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海选择性地忽略掉。

海想起来了被隼多次吐槽的自己的暴力式拆包装。

第一颗红酒味的酒心巧克力被放进嘴里的一瞬,海感受到了有人的重量压上自己的后背,微微温热的气息袭上海的全身。

咬开巧克力,带着白葡萄酒味一般的日本酒沁入喉咙,身后那人将手覆上了自己的双眼。

“是——谁——呀——?”

刻意拉长的音调,声音中特有的轻笑感毫不掩饰地探进海的心房。

文月海压低眉毛笑得无奈。

伸手把那人的手扒拉下来头也没回的文月海笑道:“完全的超失败惊吓啊。”

隼就顺着海脖颈的弧度从海身后探头,侧着脸吻上了面前男人唇上的白葡萄酒味。

交缠中略为苦涩的巧克力外壳早已经被咽下喉咙,只有微凉的液体沾染着两人的身体。霜月隼已经不知何时正面着文月海。

就着坐上大腿的姿势,隼毫不犹豫地接过这个男人的热吻攻势。

一吻毕,仍是意犹未尽。

“这是惊喜喔?”有着姣好五官的霜月隼稍微抬起头盯着文月海。顺手拿过桌上的酒心巧克力含进嘴里。

“我知道海不可能直接给我买酒的啦,稍微一猜结果猜中了——”说着还晃了晃刚拿起的巧克力包装。

“...早就有计划了吧你。”

隼弯眸再叼起一块巧克力,细语着:“再给乖乖等着的魔王大人一点奖励如何?”

于是又是一吻,夹杂着苦涩和至高无上的酒味诱惑。

*

“乖乖睡觉吧。”

一如既往地将自家恋人塞进被窝,如同母亲一般的文月海此刻正打算回到自己的房间。

“热恋中的情侣应该一起睡哦海?”

文月海第N+1次败在了霜月隼的笑容下。

虽然有一米八二的身高但是五厘米的身高差还是不能忽略。文月海十分满足地将自家恋人搂在了怀里。

“所以说,以后换一个惊吓方式如何。”霜月隼听见自头顶来的声音。

“换一个又会怎样呢?”白色的人抬脸轻声问。

两个人都十分享受这样的闹剧,所谓惊吓,也只不过是被十足的默契包装起来的隐性惊喜罢了。

“好像也不会怎么改变...”文月海早就清楚这一点。

“能这么捉弄我还这么让我费心的人只有你而已啊。”

“但是海很享受不是吗?”

“那倒也是。”

“晚安,我的海。”

“晚安,我的小少爷。”

无论再怎么改变,甚至是到了严重不过的地步,只要你的一声叹息,都能让我飞奔到你身边。即便你只是勾一勾手指,我都只能想到是你。

是这样美好的你,一直在这里。

在我心里。

FIN.

“说起来——你到底是躲在哪的啊?”

“猜猜看?”

评论 ( 7 )
热度 ( 5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