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赤黑-剑


>强推天野月的《劔》宇宙无敌带感

>灵感来自歌和手书

>是帝光时期到长大成人的他们

>是倒叙,还有一丢丢插叙

>看得爽最好(土下座

>一丢丢私设,3000+甜饼(?

>我征苏爆

——如果真要背叛我就和我正面交锋吧,能把你占为己有的剑始终在我手上。

1.

思绪飞回初中那个稚嫩的时期,视野朦胧困意上头的同时,黑子哲也看见了同那时一样的赤红。

他一直都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刚进一军时,被注视时,当他手指抵上自己胸膛时,微笑着说“我对你有点兴趣”时,说着“你的能力是我发掘出来的”时。

逗到自己满脸通红时。

都让人不爽又心痒。

支离破碎的帝光,只剩下断帛裂锦。

无法分辨是非又不知何去何从,黑子哲也只是茫然地看着自己描绘的理想国罢了。只是赤司的重击让自己想起来了,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本以为赤司征十郎会是他的拯救,结果连拯救也根本不存在。

黑子哲也还记得,当初笑着牵住自己手的那个赤司。用什么形容词来描述当时的两人都不太准确。毕竟从一开始,这份感情,就是模模糊糊。

他是为了胜利而主动放弃所有,还是被逼迫着放弃,亦或是因为当下局势而理性思考了。这些黑子都从不清楚。

清楚记得的,是他所说的,要看着黑子与他正面交锋。若是换作现在,黑子哲也肯定会毫不留情地给上赤司征十郎一拳。

他那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太让人不爽了。

面对着黑子哲也的赤司征十郎,就连那双异色瞳都在高傲地如同君王一般审视着黑子。说着期待正面交锋的话,似乎从那时起,他就在下一盘棋。

一盘绝对能把黑子哲也带回身边的棋。

这盘棋,赤司征十郎下得太好了。

初中毕了业,黑子哲也早就被赤司告知两人已经可以分道扬镳。没有一丝怀念,黑子哲也无视掉手机通讯录的“赤司君”三个字。

他以为,赤司征十郎是个对于交往中的感情拿的起放的下的人,而且甚于自己。

在Winter Cup开赛前一个星期,手机的铃声响的频率简直让黑子哲也想把给自己打电话的这个人揪出来吃黑暗料理。

一低头,看见手机显示的“赤司君”三个字,黑子给了在心底的那个没出息的自己狠狠的一巴掌。

黑子哲也做足了要谈判的准备。但得知见面地点是M记时,黑子感觉自己简直瞎了眼。他还记得,当时面前的人,打扮清爽,赤色双瞳。

这一声“哲也”叫出来,黑子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在融化。赤司的笑容加深了。

“你会回来的。”黑子哲也当时并不太了解这句话的意思。

黑子哲也是在比赛过程中明白的。

他真是帝王,无懈可击的防守和压迫性的进攻。那双异色瞳并不像是享受战场,更像是早就预料到未来的高傲和漠然。

黑子哲也是几近窒息的,和赤司对视,周围就如同没有任何援助。他又想起赤司说的“你会回来的。”

如此这般的实力压迫,黑子不是没想过放弃。这位赤色的君王从一开始就清楚,自己的胜利是必然的。

可是一个人的单打独斗始终赢不了团体。失败是意料之外中的意料之外。

比赛结束。

黑子明白自己的心情如同过山车,但是喜悦是盖不住的。

赤司和他握手分别,眼里是有泪水的。但他却没有趁着比赛结束和自己谈起往事,只是那样看着自己。

“赤司君,我做到了。”黑子哲也笑着,脸上有汗也有泪。谁知道这几年来,自己到底对他有没有思念呢。

最喜欢的那个,最温柔。最包容的那个,最霸道。

他的异色瞳变回赤色,黑子哲也的身影被不留痕迹地擒住,往日的记忆涌上心头,冲得黑子哲也差点呛住。

“谢谢你,哲也。”

“下一次再见,我不会输给你。”

赤色双瞳淡然的,安静的,温柔地注视着初中让自己疯狂的水蓝色人儿。

2.

黑子的确考虑了比赛结束后,他和赤司的关系。

但那人无论是开赛前期的见面,还是比赛结束后,都对这件事只字未提。

异色瞳的他和赤瞳的他,身影交叠在一起,黑子无法分辨——当初冷淡地说出可以分道扬镳的赤司是否真心,比赛结束后那样的注视是否真心。

赤司征十郎一直都是这样,黑子哲也从来没有猜透过他,黑子哲也甚至以为,以后自己也不会再猜透。

就如同沉入深海,这次是别样的黑暗。黑暗之中黑子总隐约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靠近,有危险在潜伏,但是始终找不到那是什么。

比赛后赤司没有给他发过短信,也没有打过电话。

或许是真正的被打击到了吧。黑子稍微思考了几秒。五指舒展,黑子对于打败了赤司这件事始终没有任何真实感。

直到生日逼近,桃井五月被拜托担任摄像的工作,黑子哲也最想要的礼物,还是大家都在一起。

旧友重逢,难免的感慨和打趣,他也不由自主对着大家笑了起来。

赤司看上去很好,似乎根本没有把比赛的事放在心上。

「黑子,打完球可以陪我走一走吗?」突如其来的短信把黑子吓得不轻。他抬头,长椅上的赤司嘴角弧度上扬。

黑子和赤司差不多的脑回路其实从某种意义来说是很厉害的。他猜出了些许,这个男人到底是有什么打算。

眼泪和汗水都已经挥洒,黑子的指尖还残留着和大家重逢的温度。只是这份温度,很快会被赤司取代。

大家几乎是闹到晚饭结束,黑子和赤司才有机会走出家门。

一月二月交接的天气东京并不是那么冷。衬衫和外套足够度过。即便如此,肩并肩走在大街上,赤司还是伸出了手,手背靠着黑子的。

黑子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自然地如同初中时和赤司肩并肩走在街上。想都没多想,黑子牵过了赤司的手。

初中的青涩感和彼此心意相通的暧昧感被牵动起来。黑子只感受到,赤司的手收紧了不少。

“我知道最后你还是要回来的。”赤发男人终于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黑子愣的不是一点两点。这所有太过顺其自然让黑子无所是从,但是手心已经被赤司的温度掩盖。

这个男人一直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却又释放着自己特有的魅力。两人一向少有肢体接触,仅是牵手,足以灼伤空气。

自尊如黑子,他微抬头,大有不服输的气势。

“赤司君,以现在的状态并不能确定我已经原谅你了,赤司君未免也太自信了。”

“那哲也你可以松开我的手。”

赤发男人笑着说。

3.

赤司说,亲手给帝光来上最后的重击只不过是形式压迫,还有对真正胜利的渴望。

低调如两人的咖啡馆,两人面对面坐着。

“只是看着那样的黑子,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赤发男人的赤瞳眼中有清晰的淡蓝。他的手指轻叩桌面敲打着无名的节奏。

黑子并不喜欢咖啡,但是赤司喜欢。偶尔的强制会黑子已经习惯。他只喝了一小口咖啡,眼神转移安静地听着。

“我也不能够强制把你带去洛山。”

黑子差点被呛死。

“以你的作风,就算我强制了,你也不会来。所以正面交锋是最好的选择。

我以为我绝对会赢,但是被打败的时候也稍微清醒了些。但是我知道你会回来的。”

他的手覆上来,指尖的温度让黑子无处躲藏。从一开始,这个人就打算把他问占为己有,这种想法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所以那么冰冷的眼神也是圈套,那么温柔的双瞳也是圈套,手心不可忽视的温度也是圈套,嘴角上扬的弧度也是圈套,借着借口和自己见面也是圈套。

“我说了,你可以挣开我的手,哲也。”

他把自己的名字叫的暧昧,这个小少爷把他自身也清楚的魅力释放殆尽。这份魅力,在遇上黑子之前赤司征十郎从不在意。

他承认帝光时是自己脑子不太清醒,但是如此一来反而抱得黑子归也不是不可。

赤司用他的赤瞳看着黑子,夹杂着细碎的星光。黑子无法放开手,只是五指不知如何舒展。

他叹了口气,心里挣扎的小人还是平息了。那份打败赤司的不真实感现在彻底不真实了,赤司征十郎会让黑子在别的地方输回来。

“如果要背叛我的话就与我正面交锋吧哲也。”他重复着那时说的话,一字一句沁入黑子的心底,如同毒药,没有办法挣脱。

“我对于将你占为己有还是很有自信的。”

他在他耳边低语,如同恶魔的蛊惑。

黑子哲也放弃了,和赤司征十郎对抗,那是别种意义上了。他刚抬头,就对上赤司的双瞳,唇上无法掩饰的触感迷人至极。

这份温柔,正是帝光时的赤司。

4.

视线变得清晰,黑子被人从混沌之中拉扯着脱身。那一抹赤色简直要贯穿他的心脏。

无论初中,高中,还是大学。乃至成人。

“怎么了,哲也。”赤司征十郎俯身扶好沙发上的黑子。

“突然睡着又突然醒来,你还真是让我摸不着头脑。”赤司蹲下了身子,伸手摩挲着心爱之人的手心。

“我梦见了之前的赤司君。”黑子微笑着说。

“于是呢?这算是美梦吧。”赤发男人笑得温柔。

“不,在美梦开始之前,赤司君还是让我无法想象的狡猾,虽然现在也一样。”黑子收敛了笑容,低头冲着赤司的额头去。

“即便如此,哲也还是挣脱不开我的手。”赤司抬头,“还有,哲也错了。应该是这里。”他的手扣上那人后脑勺,微起身,双唇交叠。

“也没有这个打算了。”黑子哲也回应道。被重新带上沙发时,那人的双唇又抚了上来。温柔的,和那时一模一样。

——能把你占为己有的剑始终在我手上。

FIN.

评论 ( 2 )
热度 ( 2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