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海隼-Wintey


>十分标题废了抱歉

>梗来自官方ss

>可以说是复健了,爽文2000+甜饼

>恋人未满→隐性表白/一丢丢喂食

*

“我们Procella也要好好地提高存在感呢——”包括文月海在内,Procella成员们已经讨论地快要把空气烧着。

然而当得知和自家队长搭档要做什么无聊的事时,文月海开口居然是答应。这是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就算不是隼,海也会答应胡闹,只是如果是隼,海心里就没有退路了。心里被自家队长填得满当,究竟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充实感,已经忘了。

文月海是个对自己的感情能够很快得出结论的人,于是他没有犹豫,在心底默念着某一句话。但也只是停留在想上面而已。

如果这份爱意从最一开始算起,再多的笔记也不够,但是或许一页纸就足够。过程总是复杂又甘甜,结果仅仅需要一行字,就可以表达透彻。

“那什么事情都是我的错咯?只因为我是魔王大人咯?”文月海回想起自家队长昨天说的话。让自己印象最深的,是自己脱口而出的“请不要装可爱。”

霜月隼像个孩子,又是个成熟的大人。可能是晚樱落下,金樱子盛开,霜月隼已经被这花香浸透了个遍,变得又甜腻又热情。

文月海突然又不知晓从何去寻找原因,来解释一番自己心里重复地过多的那句话。

等到陪隼闹完,意料之中地被阳吐槽自己为什么要陪队长犯蠢。文月海只是哈哈打趣。

“喏海,你看看现在的女生们都在想什么。”叶月阳就着单手叉腰的姿势,一手拿着手机递给海看。

屏幕上每一条推文下方都有蓝色的tag,显眼的“海隼”两个字跃入海的眼中。

如果说一切是巧合,说不定只有文月海意识到了这份对隼的热情已经超乎了自己的想象。他看着屏幕中的各种推文不禁笑出声。

“对吧,我也觉得不可能吧?”叶月阳弯起嘴角冲着海笑。海拍了拍阳的肩,笑得爽朗。

不不不,就是这样的。

阳抬脸差点没被文月海吓个半死。虽然知道搭档之间关系都会要好一些,但是阳还是被这过分爽朗的笑容吓得不轻。

以前的无奈表情出现的频率愈来愈低,什么时候我们家的参谋已经要和魔王同流合污了?叶月阳有点不可思议地挑了挑眉。

文月海,立派的靠谱成年男性,并没有打算做出少女漫画里的反应,并没有思考该如何牵起霜月隼的手深情地告诉他自己喜欢他。

*

“海——海?海——”一边的魔王大人拖长了尾音任由红茶将要凉透。金樱子花瓣飘进房间,小小的圆润画瓣如同羽毛轻落在杯边。

文月海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走神了。放下手中的资料和新曲的制作决定具体方案,他俯身准备吹走的时候却在身边人的注视下拈起了那一小片白色。

“隼,手伸出来。”

那人照做了,眉眼都是弯的。

海将花瓣放在隼掌心,大拇指轻按在花瓣面上,希望霜月隼能够听见自手心流进血管里的自己的热情。一直向上连接心脏文月海抬头正好撞进隼那翠金色双眸。

桃花般醉人。

“下次一起去赏花吧,海。”上下唇张合吐出音节,平淡的一句话却因为音色宛若在甜口的日本酒中浸润过一般让人不够过瘾。

文月海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慌神。

“好。”脑子里已经除了答应他之外没有任何退路。——估计又要被他们吐槽自己太惯着他了吧。海这样想着,却面对着霜月隼笑起来。

“需要添茶吗?魔王大人?”

“麻烦海啦。”

“事到如今才说是麻烦我了吗?”

不由得流露出一点点的无奈,文月海是从心底感觉到对隼没有办法。

明明是一起在早上开始工作,却偏偏只有两个人回得最晚,回来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出门去了。——如果是以前,海的态度不会变化太多,而现在不一样了。

大家在一起也很美好,只不过如果只是和隼,那是别种意义上的美好了。

自己态度的一百八十度转变又或者其实根本没有改变。海细细想了想从最开始到现在,硬要说的话,就是对于照顾隼,陪伴隼已经没有了想要吐槽的意思。

在这种春夏交际的时节真是适合谈及感情之类啊。海继续脑内漫游。

文月海了解霜月隼过了头,所以被这份了解遮蔽了双眼。他唇边触碰到了冰凉的东西。转头一头却是奶酪雪糕。

不会过分甜腻的味道也很和文月海的口味,他稍微有些惊讶。

霜月隼又舀起一勺,被海提前拦住说是今天已经有了哈根达斯。

“海为什么重新泡茶要泡这么久?比之前的每一次都要慢哦?”他那浸润过酒一般的声音轻飘飘地传进海耳中。

“要让海清醒一点所以就拿来了这个。”

“我以为你还要残害你自己的胃。”文月海停下手中所有动作居然迎合着霜月隼递过来的动作微俯下身去含住雪糕。

“呜哇——惊奇。”霜月隼收回喂海雪糕的手,“今天的文月海先生这么配合我。”

海动了嘴唇,却还在脑中搜索着相对应的词汇组成句子,尽可能的不让隼误会而有能表达另一层意思。刚要发出第一个音节,海的口型就被惊讶到一直是发出第一个音节的口型。

霜月隼将木质的小勺子,准确的说是残留有海的温度的小勺子放进了嘴里。

“隼…?”

隼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又舀了一勺雪糕,再次若无其事地放入口中。海觉得自己的心意仿佛已经融化在雪糕里变得甜甜的被霜月隼所咽下。

海又带着疑问语气重复了隼的名字。那窗边的金樱子花开始凋谢,却有好几片花瓣伴随狂风飞进来擦过文月海唇间。

“海——?我的红茶呢?”霜月隼总喜欢抛出一个暧昧的答案,然后勾起嘴角。海不知道隼是摇摆不定还是只是恶作剧,海更希望是前者。

他很少看见这位小少爷在自己面前慌张的样子,文月海想验证心里的答案,在心里重复了好几遍那句话。

放下热茶,狂风吹动让杯内泛淡淡棕红的液体晃动,打碎了文月海接近霜月隼的身影。

“比起红茶,我更想知道另一件事。”

海微笑着低头,那人惊讶而瞪大的双眸被全部收入眼底。于是海伸手,将人揽进了怀里。金樱子花落了满地,有飘落中的花瓣摩擦着璇落在地。

霜月隼的睫毛也好,呼吸也好,和文月海一起颤抖着融入唇齿间的暧昧里,摩挲着然后被,悉数咽下。

文月海在心里默念着那句话。

——比起夏天和花,我更喜欢你。

fin.




评论 ( 12 )
热度 ( 6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