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海隼-许多的第一次

>和另一篇初中生谈恋爱完全不一样呢(。

>成年人真是好啊(棒读

>请不要被我甜到腻掉要不然我就写好多BE(?

在看文之前请帮忙扩一下万分感谢→小广告

*

——第一次的亲吻

没有任何契机,只是在告白后互相都读出了对方眼中的冲动。回神时已经唇瓣交叠。

文月海本打算将那人拥个满怀,在他耳边诉说这一年下来的暗恋经历。但是当那双翠金色双眸含着笑意看着自己,文月海就明白了,他什么都知道。

夏天,有大落地窗的房间,白衬衫,仰起头而引出的脖颈弧度与下颚线。在黏腻的空气中互相引诱着对方。

唇舌间的共舞一刻也没停下,两位成年人做着最甜蜜的事情。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亲吻,唇齿间的爱意已经带起了所有动作。

偌大的房间和开着的窗,喘息和某人的轻笑都让这气氛更加暧昧。霜月隼在空隙间唤文月海的名字,却在下一轮细细蜜蜜的浅吻中慌乱了节奏,重复的低诉着,我喜欢你。

嘴唇红润起来,为了汲取对方的气息而张合。霜月隼说着最喜欢你了。文月海将他搂近了些,与那人十指相扣,用指尖的温度告诉他自己的想法。

——一直以来都很喜欢你。

*

——第一次的共饮

这其实也不是第一次,但是除去之前所有的残局,这一次才最为有纪念意义。

一想到之前自己拼命阻止霜月隼喝酒,最后变成了自己也和他一样喝醉的结果,最后的最后还是阳和郁把自己和隼扛回各自房间这样的闹剧,文月海就开始怀疑自己的放任了。

都说恋人之间对对方都会十分放纵宠溺,加上之前的份,文月海是双重放任。

仅仅是在房间里喝酒用共饮这个词似乎过于奢侈,然而因为行程安排,两人也只是转移到了阳台而已。

高脚杯杯口轻碰发出清脆响声,眼神也瞬间交汇。是霜月隼先笑出了声,笑文月海之前拼命阻止自己的事情。

逆着光的霜月隼更为好看,下颚线都是优雅的,银发正好有一部分闪着亮光。而最好看的,还是那双眼睛。

将自己无数次看破,识出自己许多破绽的双眼,那让自己坠入爱河的双眸。似乎记录下所有的小细节,让文月海深感无奈而又甜蜜。

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却并不尴尬,杯中红酒每少一点,两人间的距离就要缩短一点。霜月隼已经双颊泛红,靠着文月海的肩膀说些迷迷糊糊的话。

文月海靠近便嗅到他身上同他一样令人沉醉的红酒味,与此同时也听见了霜月隼到底在念叨什么。

文月海笑得无奈:“这四个字还要重复到什么时候呢?魔王大人。”

醉了之后的霜月隼比平时语气更为轻细软糯,他笑着回答:“等到你说这辈子都陪你为止。”

他少见的在感情上任性,文月海没想反驳吐槽他,只是再喝下最后一口红酒,将身边的人揽进怀里。

“这辈子都陪着你。”

红酒味满溢齿间,脸更红了一点。

*

——第一次见识到恋人的另一面

这是刚交往不久的事情。霜月隼见到了文月海不得了的一面。这位以Beast Master为头衔的男人,成功驯服了霜月隼。

如果说霜月隼的无形暗示是主谋,那么文月海早已经抑制不住的对隼的冲动就是帮凶。

霜月隼让人参不透真假的三言两语撩拨下,文月海为自己的自制力感到困扰。沙发上的霜月隼意识到了危险,他想快速逃走,微笑着伪装。

结果文月海的双手有力地将他拽了回来,腰间被搂紧翻身被按在了沙发上霜月隼想都没想过。

交往的第一个月,霜月隼见识到了很多惊喜,而这是最让他出乎意料的事情。对上文月海的双眸,隼是从未有过的慌乱。

霜月隼垂眸移开视线,压在自己身上双手扣紧自己手腕的男人却俯身吻在了自己眼角。文月海并不是不知道,霜月隼所说的那些事情,自己都没有经历过。

只是这人身上有着那样的气质,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吸引力,在已交往前提下的文月海眼里就成了引诱。

花香被风轻笔带过,海来不及嗅那花香,只想让身下的人注视着自己。这份占有欲是谁都会有的,文月海擅自下了定义。

霜月隼回眸,嘴唇微扁。霜月隼的撒娇永远是利器,一点一点撬开文月海的防线,调皮地钻进去让文月海心中再无空隙。

文月海稍微松了些手,霜月隼也就没有打算要逃。他从禁锢中挣脱双手,顺着文月海的肩膀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搂上文月海的脖颈。

富有暗示意味,而嘴角的完美弧度蛊惑人心到了极点。文月海又开始看不透这个人了。

文月海有些烦躁,他侧头,一只手拉过霜月隼的手,在脉搏跳动处轻啃下一口。他俯身,就着霜月隼的下颚线抚上脸颊,随即唇间都是恋爱的味道。

“下次不要随便说这种话了。”文月海抬眼,侵略感让霜月隼心脏快要停止跳动。霜月隼低笑,勾住那人脖颈用力抬头在那人唇角又是一口。

“不过这次让我收集了不一样的海,好好纪念一下才行——”

“不需要。”他低头,又是深吻。

不要在我身边随意撩拨,因为是你,所以才会忍不住这份冲动。

fin.

大晚上肝文肝到想死(。)

评论 ( 6 )
热度 ( 4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