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海隼-沉溺暧昧

part3
把我自己个人经历带进去简直就是我刀我自己.jpg

当然这篇没虐。前文戳主页。

复健产物,看看就好。

*

霜月先生矛盾的心一直摇摆不定。

谁能想到是现实生活中的男人敲了他的钟,他自己都想不到。他想逃,离文月海远远的最好。

早晨的每一次早安,夜晚的每一次晚安,突然的关心问候,就是差了点不清不楚的暧昧。

霜月隼觉得肯定是自己脑子坏掉了,文月海怎么可能接受这样虚伪的自己?霜月先生自己都不接受。

他习惯性的撒娇让文月海捎几个哈○达斯过来,文月海居然就真大大方方地来到工作室,大大方方的笑着给他带了。

“别总是吃啊,这是最近的最后一次哈○达斯了。”文月海笑着低头盯着坐着的隼。

“啊——海真是太过分了。”隼有些不明滋味儿的笑起来,过分,太过分了。

心里有个小人儿劝自己离开他,可文月海的温度越是逼近,自己越是不肯逃离。他的气息越是侵袭过来,自己越是宁可窒息。

你要知道,我就是不敢踏出那一步而已。

我承担不起两个人的重量。

“怎么了?为什么你总是要说我过分啊。”他的嗓音里含着笑意,顺手挠挠头的动作少年感十足。

“海啊,究竟明不明白我在想什么呢?”有些轻佻的语气,有些柔软的声线,轻飘飘的从自己喉间滑出,霜月隼自己也吓了一跳。

文月海愣得不回神。

“没事啦。”隼笑笑。

*

文月海总觉得霜月隼最近有些奇怪。

他似乎很少露出那样的表情吧?有点点沾染上哀伤的,有点点像苦咖啡的,那样的表情。

早在两人见面前,文月海也不是不知道他的存在。早早地知道,这个人是这个的强大又有魅力。

自己从早到晚的抽出时间给他发消息,试图揭开这层模糊的纱纸,看看底下的小可爱到底有什么花样。

事实证明,从还没有认识他开始,这个人也没有众人口中说的那么神秘,那么不近人情。被众人包装过的霜月隼,他并没有那么喜欢。

只是在真正见过之后,才知道他的真面目原来是那么吸引人,尤其吸引他。

「周六晚上有空吗?」手指划出了这样几个字。

「怎么啦?」

「觉得你最近心情不好,有兴趣一起吃个晚饭吗?」

文月海第一次觉得自己性格坦率真是太好了。

那边过了很久才有回应。

「当然☆」

心脏最柔软的那块被戳中了,文月海只觉得霜月隼就是那烤过粘了芝士的吐司面包,甜到要把自己融化。

*

“海啊,我一直都有一个秘密没说出口哦。”

“我和我前任分手了。”

啊啊,这样。

后知后觉自己简直就是揪着这个间隙试探着试探着便喜欢上了霜月隼啊。

文月海扶额。

酒杯轻轻碰撞,短暂的沉默总让人有些不太适应。

“海在想什么?告诉我吧。”

他已经醉了。

蓄着酒气的唇,突然贴上来的上半身,微暗的角落,糟糕的成年人。

文月海看见的,还是那双含着苦涩的眼睛。

他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他如此沉溺在那种虚幻感的恋爱之中。更不知道这种感情带来的所有折磨都只有霜月隼一个人承受。

文月海叹了口气。

“为什么,那么难过?”

“我啊,又一次消耗了别人的温柔。”

他低头,靠上文月海的肩膀。发烫的额头,纯白的衬衫,不自主搂上去的手,脑袋上的轻抚。

“发生了什么?”

他的眼泪,唯一一次看到。

*

“海啊,我可是一直沉溺在一中奇怪的感情之中啊。

我以为一直待在网络上我就可以不用那么烦躁,不用承担过多的责任,我是在逃避吧?呐海,你很过分。

暧昧过后的结果就是我不敢去喜欢别人了。”

霜月隼软软的声线被压低,有些闷闷的,像乌云,像风雨欲来的天空。一阵微凉袭过文月海的全身。他想起霜月隼在line上和自己的对谈。

对谈的时间居然要超过现实相处。

“那你能喜欢我吗?”文月海抚着他的背问道。

那人小幅度的耸动,在告诉文月海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他睡着了。

文月海暗了暗眼神,收起嘴角微笑,低头吻了他发顶。

*

在没有真正遇见霜月隼之前,文月海觉得坛论里别人嘴里的霜月隼很有趣。

在没有真正遇见文月海之前,霜月隼觉得别人嘴里的文月海人设僵硬温柔到过头的程度。

在没有真正遇见对方之前,两人都不喜欢别人口中虚伪的对方。

*

文月海不记得自己是怎样把霜月隼打横抱起承受一些奇奇怪怪的眼神走进自家家门的。

他的睡意并没有完全褪去,酒气也依然缠身。霜月隼就这样只身白色衬衫,嘴里碎碎念念的是两个人的聊天记录。

“海…!海、你看看这个…”

他笑得开心,仰躺的姿势让他的刘海上翻露出额头,五官好看得不像话。

“回家的时候不停的和我说要记得洗热水澡记得好好休息的海真的是…好蠢…!”

“你啊。”

“你是我妈吗?海哥哥?”

“诶海、你再看这个…!”

无休止的胡闹和文月海的注视。

那声问题还是没有听到啊。对他来说会不会太难以回答?

一直以来直率爱撒娇的霜月隼居然会纠结在一个奇怪的点上无法自拔。这才是完完整整的他啊。

意外地有些深沉的他。

他是不是还在纠结于依赖一个人到底该不该。

文月海拧巴了眉头在心底敲了敲自己脑袋。哎哟我怎么也变得这么别扭了呢。

“隼,隼!”

“嗯?怎么啦海…”

“还有一个星期就周年庆了喔。到时候再告诉我你的所有事吧。”

“啊…看我心情啦。”

他软软一笑。

“我知道你会答应我的,像你在line上说的那样。”

tbc

大家看看就好,估摸着四章完结。

手生的不行,可能会辣眼睛。





评论
热度 ( 1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