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ツキウタ衍生同人海隼「毒药」Part.1

ツキウタ衍生同人,cp海隼
外表正直内心住着野兽的海尼X花魁诱受隼

设定:隼为京都花魁(花魁指众多妓中最顶尖相当于店里的支柱一般的存在,花魁一般指女性,但是想写这个梗于是就。)
海是京都出了名的正直大哥哥形象。
背景大概就是繁华到几乎糜烂的京都城市。
微始隼,但只是一个隼的背景铺垫而已。
雷者慎入,私设注意,有原创人物。
大概中短篇。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但是不会崩过分,请安心食用?

1.
京都不缺的就是世俗风情。
走在花间小路就算和艺妓擦肩而过也不奇怪,这里歌舞升平,繁华到糜烂,大概在古香古色的小巷尽头,会看见妓院也说不定。

1月是雨季,雨大得过分,落下来几乎可以模糊掉视野,诡橘色的木制店门牌由于打了蜡雨滴轻轻松松地顺着「白月之寮」几个用红油漆装施过的字样凹槽流下来。

夜晚,店门微开启,暖橘色的灯光透过雨幕似乎能传达出暖意,能抚平人伤口一般的歌声也随着微启的门向路过的行人娓娓道来,男声低哑软糯,用现代人的形容词那就是,苏到骨子里去。

这里是白月之寮,京都唯一一家男妓院,说是妓院,不如说更像酒吧,外型装修用暖色调的橘色,店门边用亮红色装饰着边缘,进去后的一楼灯光明亮,客人有男有女,但是气氛和谐,都坐在吧台前或是沙发上品酒,舞台用银色灯光照亮的确有白月的气息在,舞台上有面容姣好的艺妓歌唱。

台下客人身边只有极少部分有美男子陪伴,然而二楼就不一样了,四五条木制走廊,每一条走廊的两边都是古代式的房间,透过纱窗可以隐隐约约看见有两人交欢,低喘声可以让人面红耳赤。

奇特的构造,走廊都通往同一个房间,房间外部被装饰得很精致,浅灰色和暗红色为主色调,门边挂着一块木板,雕刻着「霜月隼」三个字样。

房门被紧紧关闭,耳朵凑上去也不会听见奇怪的声音,让人无比好奇。

霜月隼,白月之寮的镇店之宝,是京都这块圈子里出了名的高人气,但是店主说,霜月隼从来没有被任何男人上过,也从来没有和女人上过床,即便点他名的人多得可以排到店外绕过巷子的商业街。

店主是个女生,活泼可爱不拘小节,但是意外的有心机,对店内的人却很好。

不管男女,都要用高费用才能被店长允许去和隼相处。
然而隼本人也只是和客人谈心,或者恶作剧般的勾引撩人,在那人被挑逗得血脉勃张准备提枪上阵的时候又坏笑着把对方推开,再凶猛狠心的客人都拿他没办法,被店长透露隼会魔法,虽然没有人信而且越来越多的人想尝试吃到天鹅肉。

总之,霜月隼就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备受争议,本人却淡定冷静懒懒散散无比勾人的存在。

“啊啊——看啊隼君。”店长慢悠悠进了隼的房间。

房间里的男人一头银发,不对称的刘海意外地戳人心窝,右耳耳廓佩戴一枚暗红色耳饰,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翠金色双眸眯起,身穿和服,白色做底色,黑色内衬有淡紫色花纹做装饰,刻意微松的红色腰带让领口也变得松垮,露出精致锁骨,故意撩开略长下摆露出修长匀称双腿。

隼趴在纯黑色同样是暗紫色花纹装饰的大床上吸一口长管烟再轻轻吐出烟圈。

不愧是白月之寮的镇店之宝,这样的动作都勾人得要命。

“怎么了——浅野小姐?”隼视线转移到猛地打开房门的女人身上。

浅野秀子扶了扶额头,涂抹着砖红色口红的唇微启,进了门后立马关上。

“...你啊你,再不给客人们肉吃啊,我怕白月之寮会被他们强拆掉。”浅野看了一眼楼下的景像耸了耸肩。
隼只是咧嘴笑笑,正坐着和浅野对视:“不会的喔?今天来的人很多不是吗?这不是好现象嘛——”拖长了尾音语气里毫不在乎。

的确,100个客人里虽然有97个冲着隼来的客人,但是那97个人又会有87个被白月之寮的好风气吸引,然后变成常客。
再加上钱也来得快来得多。

若不是为了养活白月之寮的一些小兔崽子,浅野早就抛下这个院子去买洋房享福去了。

“...我不是来说生意的问题啦——”浅野无奈皱了皱眉头,叹口气道:“——你看,今天来了一个似乎是离家出走了的孩子,哎呀呀,我们白月之寮什么时候变成了收留所...”

隼打开和扇抵在唇边好笑的看着浅野:“于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好过分啊浅野——不要把锅都甩在我头上喔。”

“..你小子。”浅野怒视了隼一眼,隼依旧笑眯眯的眉眼让浅野没辙。

“...他说他是听闻这里有个叫霜月隼的男人才来的,为了你,离家出走?很极端吧?”说着她笑了起来。
隼不禁轻笑出声。

“好了难得有外人来,就算是离家出走,你也要去招待招待他吧。”
“欸——没有付费吗?”
“...看上去挺可怜的,喂喂...会不会是痴汉啊..变态的那种。”浅野凑到起身的隼耳边故作慌张道。
“怎么可能啦。”隼笑弯了眸。

一路上,走廊两边的女人都看着这位一米八二的白色的家伙眼里闪着不知名的情愫。
“真像偶像啊你小子。”
“Happy Albion♪”
“..又嚷嚷什么啊你。”

下了楼后来到店门口,面前一头浅绿色头发的男生正淡然地看着自己。

看上去乖乖的。
隼挑挑眉。

“迷路的小猫咪啊...你叫什么名字?”语气中流连着笑意,隼稍微有点好奇。
“...水无月。”男孩抬起头直视着比自己高了好多的隼,“水无月...泪。”
“啊。”隼突然收起了和扇,微弯腰眯起狭长双眸,在安静的气氛下似乎显得有点危险,“我知道你哦?”
“那个老好人收养的孩子,对吧?”
凭借着超乎常人的记忆力,隼慢悠悠开口,那个老好人,指文月海。

TBC
许墨上文,望喜。
微博@许墨_差不多是条咸鱼了



评论 ( 6 )
热度 ( 6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