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ツキウタ衍生同人海隼「毒药」Part.2

第一章→「毒药」Part1

2.

“哦呀...真是奇怪啊,海居然会抛弃自己收养的..这么可爱的孩子?”用和扇抵住下巴,隼眼神游离。

文月海,从高中毕业后一心一意做着万事屋生意的,奇怪的男人,人品很好据说。
隼只知道这些。
嘛...现在他这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状态怎么可能进一步去深究。

这个男人,明明没有见过海,为什么能这么轻松的说出海的名字。

“啊,白色的。”泪歪了歪头,双眸似乎没有感情,定定的看着隼,“白色的人。”

浅野听见这句话眼皮都抽了一下:“....什么形容词啊你小鬼...这可是我们店的招牌,招牌你懂吗?啊啊所以说小孩子最烦啦!!”浅野摇着头,微卷的长发都在颤动。

“浅野,冷静喔?”
“......”
“不是被抛弃哦,海不会做这样的事的。”安静下来后泪发话了。
“...想也是。”浅野叉腰定了定神。

泪看了看四周,嘴角小幅度不明显地下垂,只有隼发现了这样细微的动作,翠金色的眸子闪过光。

“于是,泪是有什么话想要替海传达给我呢?”上扬的尾音。
泪意外地觉得心好像被这个男人的声音轻抚过一般有点瘙痒。
...看来就是海说的了,霜月隼。
这个人的话,也许能帮助海...

隼好久才开口:“进来吧,外面冷。”
“谢谢。”

二楼的环境泪果然不适应,虽然是古香古色,但是在这样严谨慵懒的环境下做那样的事更加让人觉得有罪恶感,然而交欢声此起彼伏,好在几个房间都不会隔得太近,所以也没让泪心生厌恶。

隼和浅野则是若无其事,浅野似乎还很高兴。

到了房间后泪更加怀疑白月之寮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房间里除了床和衣柜还有通向其他房间的木门之外,都是现代化装潢,银白色的毛绒毯,镶着银边的全身镜。

这个人,压根就是来享福的吧,泪不由得生出这种念头来。

隼自然的坐到了床上,浅野只是倚靠在门边看着莫名和谐的两人。

...不不不不对,怎么会气氛这么和谐呢..浅野摇了摇头想将这种想法驱逐出去,隼可是花魁,和这样的小屁孩怎么可能气氛和谐。

“在表明意图之前,隼,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声音轻轻弱弱的,泪面不改色道:“为什么,会选择来到白月之寮呢。”

隼看着这个根本就不算熟的孩子,毫不留情笑出了声。

有趣。

但是这个问题,算是自己不愿揭开的伤疤吧。

“...这个嘛。”想着反正告诉外人不会怎么样的隼刚准备讲下去就被浅野打断。

“这是个秘密哦泪君,为了防止我们亲爱的花魁大人流眼泪,泪君还是不要问了喔?”

“哦呀,我还没有那么脆弱哦,魔王大人不会这么轻易败在战场上呢。”

“又来了...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啊.....”

“既然如此那就不说这个话题了吧。”泪的嘴角微微上扬,漾出清浅微笑。

“隼桑,我想你,帮助海。”

“哈?!”浅野一阵惊呼,“什么帮助不帮助的,泪君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拜托的是什么人啊——如果被其他客人知道隼无条件迎客了的话,白月之寮会炸,嗯,会炸。”浅野想到刚才上楼时那些客人的贪婪和嫉妒的眼神,一阵哆嗦。

越来越有趣了。

完全是出于好奇心,魔王大人想戏弄一下这个老好人,想看他从来不进出妓院的人突然有一天因为自己而沉迷。

太有趣了。
文月海,自己感兴趣的第二个男人,这样的老好人,看见自己的时候,会不会失控呢?
也许征服了他,满足感和成就感会爆棚的吧?
哦当然,应该不会高于想征服「他」的心情。

浅野看见隼脸上的笑容,背上一阵寒冷,又想耍花样了吗这小子...

隼微笑着启唇:“答应你喔,要我帮助他什么呢?”

“海他,最近有点奇怪,总之,明天我会把他带过来的。”
“.......”隼愣了好几秒,被浅野叫唤之后才缓过神来,“过时不候喔?”
“嗯。”

回到海家之后的泪还没有缓过神来,那里的气氛,还是不适应。
“海——”
“哦回来了呀泪。”海走出厨房,灵敏地嗅到了泪身上独特的薄荷香气,黑线自额头落下:“..你还真去找霜月隼了啊。”
只是个玩笑话而已,说什么也许花魁能拯救自己。

泪面不改色地告诉海要去白月之寮之后,回应是不出所料的惊呼。
“已经答应隼了。”泪笑道:“没有收费哦。”
“不去的话,我就离家出走....唔。”

被海捂住了嘴巴。

“我去....”
他可不想再次看见有人从他身边离开了。

泪看了海一眼,虽然不明白海最近为什么会这么失落,但是,想帮助海,因为是海拯救了自己。

海无奈的看着泪,伸手揉揉他的头发,叹了口气,只剩泪脸上残余着疑惑。

翌日,雨。

海早早起来,早去早完事,雨滴打在伞上富有节奏感的声音,让海不禁想起那个孩子,两人敲太鼓的时候。

但是可惜,她已经不在了。

不知不觉到了白月之寮,海往身后看了一眼,长长的巷子,仿佛自己再也回不去了一般。

海深吸了一口气,打开白月之寮的门,轻声道,好吧声音都在颤抖。

“打扰了....”

浅野早就在门前迎接,看见京都老好人这般模样让浅野咧开嘴笑了起来。
哦是嘲笑。

“海君,这里是妓院,不是哪户大户人家的家哦。”浅野将海带了进去。

现在还早,白月之寮却有不少人瘫睡在沙发上,桌上酒杯狼藉,大部分是昨天晚上没有离开的。
灯光温暖让人感觉这里根本就不是妓院。

随着浅野上了二楼,上面的气氛让海差点想逃。

不是厌恶,大概是第一次来妓院的本能,几个美男子身上只穿着衬衫走出房间,脖颈上,大腿内侧布着吻痕好不暧昧。

“这只是早上而已哦,一天步入正轨的时刻,大家当然都要回到自己的房间好好打扮一番。”浅野笑着解释,吸完了第一根烟。

走过同样长的走廊,面前的房间让海眼前一新。

“隼君——?”
“进来吧。”

低哑软糯的声音像妖精一样徘徊在海的耳边,让海一阵心痒。

京都花魁吗...

打开大门,里面的男子美得不像话,眼角用砖红色眼影轻轻粉饰,银白色的发和他白皙的皮肤相应,脖颈上黑色的项圈更添诱惑,修长身段,红色做底,白色花纹印在和服上,耳边夹着一朵海棠花,翠金色的珍珠链挂在花底,视线向着浅野,浅野走去房间,关上了房门留海在里面。

“这小子今天太好看了..”浅野脸微红蹙着眉吐槽着走到一楼准备让艺妓们化妆。

“霜月隼是吧。”海挠了挠头,一副大哥哥形象,低音让隼颤了颤。

“文月海。”尾音带着笑意,像他本人一样诱惑撩人。
海还是不适应这样的气氛。

“过来。”隼已经爬上了床,修长双腿故意向着海。

“喂..那个,我就过来看看而已。”

隼意外地觉得面前的男人好可爱。

“嗯~?你以为花魁是什么?有些人花钱都不一定看得到呢,海在犹豫什么?”隼好笑的再次下床,慢悠悠走到海身前,伸手勾住了海的脖子,长袖子滑落到隼的手肘。

“真是有趣啊你。”隼凑到海的耳边,声音轻得要和空气融和。

薄荷般清凉而稍微甘甜的气息萦绕在海身边。
海整个人都快僵直了,喂...又不是什么纯情少男了,于是海眼神游离,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女生来。

“既然海不适应的话,帮我倒杯茶吧。”
帮这个字眼让海瞬间清醒。

“哦好。”说着海就推开了隼娴熟地走到一边的茶几泡起红茶来。

隼喜欢喝红茶,所以东西早就放在茶几上好几阵了,多亏了浅野。

“....不对,”海的动作停住了,“为什么我要帮你倒茶啊喂??!!!”

然而说这句话的时候茶已经到了隼的手上。

“哦呀——海泡的茶真好喝,很有做仆人的潜质呢海。”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所以说为什么你这么自然啊!!!”
轻轻放下茶杯。

“海。”隼重新勾住了海的脖子,暧昧地在海耳边吹气,拉过海的手附在自己腰侧,仰起头眯起好看的眸子轻咬一口海的嘴角。
“尝尝吧,自己泡的茶的味道。”

隼更加贴近海,舌尖轻轻舔舐着海的唇面,海愣住。
“喂隼——”
“嗯?”

已经被隼牵引到了床上,故意撩开和服下摆,松开腰带,露出锁骨。
动作下一步差点就要亲上去。

但是被海反压在了床上。

以为海已经被自己吸引的隼在看清了海的表情后第一次觉得自己还是太嫩了。

“别做这种事。”海蹙着眉,严肃的表情吓着了隼。

“心情好起来了?”回应海的是隼的轻笑。
“欸?”

“我听说了喔,从泪君那里,海最近不对劲什么的。”隼直视着海,手伸入他的发:“刚才起就一直在发愣,不是被我吓的呢,一定是发生什么了吧?”

“……”海不语,好一会儿才开口:“...刚想说不愧是花魁啊,现在觉得你更像一个魔王。”

超高的洞察力什么的。
这几天的心事被一个陌生人看出来了,海感觉自尊心受到了挫败。

这下换做隼不语了,隼脸上的表情也不再是轻佻,反而是淡然。
“回去吧,在泪君面前开心一点。”隼直起身子,整好衣服,吸了一口烟。
“…”

海回去之后隼愣在原地。
这个男人,没有那么容易引诱啊。
他的心事,会是什么呢。

“泪...不能让你再去白月之寮了啊,已经变成小魔王了啊。”海看着熟睡的泪的脸发呆,摇摇头进了洗澡间想把隼独特的薄荷味洗掉。
那个花魁,霜月隼。

TBC.
许墨上文
微博@许墨_差不多是条咸鱼了
昨天晚上突然灵感爆发,于是把大纲直接改到结局(。
第二章也立刻就写好了,今天早上起来改了很多废话(。
望喜。

评论
热度 ( 5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