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ツキウタ衍生同人海隼「毒药」Part.3

第一章→「毒药」Part1
第二章→「毒药」Part2
少女剧情预警(。隼始,之前第一章打错了(。
(忘了说个私设,在「毒药」里,霜月家并不是名家哦,隼的小少爷属性也只体现在了白月之寮)

3.
隼记得,海走之后下起了雨。

海的眼神,将自己按在床上时的意外的气势,隼还没有忘记。

多多少少听过海的事迹。

从刚离开「他」身边开始,就经常会在街边看见一个高高大大有着爽朗笑容的男人,大海一般的蓝眸,有力的身体轮廓,经常会被一些看上去小巧可爱的女生当众打招呼,或者是邀请去咖啡店,偶尔会看见他答应下来,似乎很受欢迎的样子,那个时候隼还在为那些追求海的女生感到可怜。

——海站在她们旁边就像哥哥一样,完全没有情侣的感觉啊。

看见这样的场景的时候,隼一般是摇摇头让自家的榊管家将自己带上车。

看见的次数多了,才慢慢知道,他就是那个高中毕了业去开万事屋的奇怪男人。

和老婆婆们还有一些阿姨们相处的很来,简直温柔的不像话。

隼向浅野打听着海的事情,完全不会觉得厌倦,甚至笑的很开心,浅野敲着他的头,笑着说:“你小子不要这么容易深陷啊,怎么,对海有好感啦?”

大概吧。

只是因为当时一时的空洞,隼才会观察起海来。

没错,就是空洞。

离开了自己喜欢得不能更喜欢的人,心里的肉墙怎么可能不坍塌。

睦月,睦月始。
这个男人太残酷了。

莫名其妙又想到那个紫眸男人的隼更加出神了,浅野叫唤得多大声也没有用。

“喂——隼。”
“…”
“.....隼!!!!!!!!”

“嗯...?啊,是浅野小姐啊,怎么了突然?”翻脸比翻书还快,刚才还像一个植物人一样的瘫着脸,缓过神来后就变成了一脸的轻佻慵懒。

“も——要我怎么说你好,要不是看着是你自己答应泪君,就冲着他们完全没有交钱而且事后也没有自觉这一点我就要把他们撵出去了。”浅野用手指卷了卷自己的发尾,单手叉腰:“海走了之后你就一直在发呆,想什么呢你,啊虽然我也没那个心思来叫你,要不是看着楼下一直向我嚷嚷的客人。”

“好个过分啊浅野~结果还是为了生意才来的嘛——”
隼将自己的腰带收紧,理好和服尾和领口难得的正坐。

“玩笑啦玩笑,我们两个什么关系,情同手足啊——”
浅野刚要开口问清隼的情况,下一秒隼就看穿她的心思似的自己接上了话头。

“又想到他了喔,始。”

原本还打着哈哈的浅野立马住了嘴,挠头的手也慢慢地放下来,上扬的嘴角也垂了下来。

隼低着头,浅野第一次见他这样沉默。

即便是他刚进白月之寮的时候,他也只是装傻开着玩笑。

睦月始是名家的儿子。
有帅气的面孔,挺拔的身材,良好的教养。
然而隼并不仅仅是因为这些原因才喜欢上他的,所谓的始于颜值,忠于人品。

始很厉害,在隼眼里始就是无比耀眼的星星,他和始是在考场上认识的,当然,与其说是认识,不如说只是隼对始感兴趣而已,始在学校里也被女生仰慕,甚至过分的有组织起粉丝俱乐部的。

啊啊,这个人的魅力真的连大海都无法容纳,要是让隼夸始,估计三天三夜他也夸得停不下来。

隼开始接近始,只是靠得再近,始都无法看见自己罢了。

直到成绩公布的时候,始主动来找他了,毕竟隼这次仅仅只是在始和一个叫做春的家伙后面而已。

隼当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虽然不是出声名家,但是家庭条件各方面都很好,再加上隼的好皮囊,优雅的气质第一次的确让始很感兴趣。

再后来?再后来当然是隼成了迷弟一般的存在,三句不离始,起初始的确有些不耐烦,后来觉得,有人在自己旁边说这些也是很开心的,于是转变为接受。

始的温柔让隼觉得不可思议,让隼的独占欲疯狂增长。

「只注视我一个人吧——因为我也注视着你啊,心里眼里只有你哦。」

那个时候明明那么开心。
直到春的出现,一切就不一样了,两个人的气氛完全和始与自己的时候不一样。

他可从来没有见始在自己面前笑得那么开心过。

我的国王——被发现了。

接下来的事也就是普通少女漫画会出现的剧情,只是在之后,隼还是去找了始,再是一系列的表白,甚至是控制不住自己,对始做了过分的事。

可是。
明明不喜欢我就不要再放纵我去接近你啊。
好残酷啊你。

第一次为一个人哭,第一次自己想要的东西没有得到。
误打误撞来到了白月之寮,浅野那个时候,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影子,只不过隼是男人。

只不过,只不过浅野认为是自己活该,明明就是一个妓院店老板,没有什么资格去攀高枝喜欢上那么温柔优雅的男人。

所以浅野才收留了隼。

浅野是个好女人。

“...啊、啊啦,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毕竟...”浅野的刘海打下来看不清她的表情。

“呃...”浅野抬头走到隼身边,一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よ——し——停下来停下来,这样可不像你呀隼,看起来轻轻松松就能看破别人的想法,嘛虽然的确是这样...但是在爱情这一方面意外的脆弱容易受伤啊。”浅野笑着,虽然笑的对象不明。

“诶——魔王大人可没有那么容易受伤哦?”
“少来了你小子——”
仿佛刚才的沉默都是假的一般,两人笑了起来。
“于是,讲讲你对海——?”
“魔王大人无可奉告喔~♪”

只要自己,不喜欢上海就可以了,做白月之寮的花魁,做白月之寮的招牌,做男女客人都喜欢的霜月隼,这就够了。

在这里反正可以忘去一切,包括始。

竟然如此的话,就更加不要去想海,不要去想始,不要被海的眼神,海的气势,海的所有吸引。

我还是我。

这么想着的隼露出了可以称做妖孽的笑容,翠金色双眸闪着水光,起身,故意露出肩膀,微仰起头浑身上下都带着无形的贵族气质,混杂着隼的帅气诱人,混杂着让海一嗅就能察觉到的薄荷味,和浅野慢悠悠地走出自己的房间,站在走廊边吸一口烟,吐出烟圈后舌尖撩动人心弦一般轻舔嘴角。

浅野无奈笑笑,看着一楼那些客人对着隼的笑容双手放在嘴边,叫了一声。

“先交钱先吃肉。”

不一会儿,楼梯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还有互相争夺的叫骂声。

隼一只手撑着走廊木质栏杆,白皙双腿和红色和服形成对比,另一只手手指抵在唇边故意摩挲,好不色气。

「我还是我哦。」

接下来连续几天,隼迎了很多客人,浅野数钱数到手软。

「没有被任何人改变的魔王(花魁)大人哦。」

这里是白月之寮,招牌是霜月隼。

而另一边的文月海先生却没有那么轻松。

TBC
许墨上文,望喜
微博@许墨_差不多是条咸鱼了
重新看了一遍发现第一章有bug,嘛,不管它了(等等

评论 ( 6 )
热度 ( 4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