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ツキウタ衍生同人海隼「毒药」Part4

4.
这可,不妙了啊。
太糟糕了。
他的气味,他的声音,他的触感,他的笑容,他的身姿,不知不觉在自己脑袋里根深蒂固,不知不觉快要上瘾。

大清早起来的文月海一手遮住半张脸,一手撑在阳台栏杆上,脸色黑得吓人。
“啊....”这是海不知道第几次发出哀叹。

霜月隼啊霜月隼。

薄荷的味道洗几次都洗不掉,软糯的笑声想忘都忘不掉。
这对海来说,算是一种折磨。

天知道那些隼的追求者有多痛苦,大概就是在砸钱和饱眼福之间来回反复。

“海,吃早餐了喔。”泪的声音传过来,声音不大却吓了海一跳。
“啊...马上。”海眯起双眼,怎么也遮不住青黑色的黑眼圈。
该死。

泪从来没有看见过海这般的憔悴无奈,想也知道昨天隼对海做了什么。

泪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海身上,脑袋里想的却是其他的事。泪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海身上,脑袋里想的却是其他的事。

“唔?怎么了?”叼着一块面包的海只能含糊不清的发出疑问。
泪摇摇头,继续低头吃着他的鸡蛋“只是在想,大人之间的安慰方式是什么,而已。”

海嘴里的面包差点掉下来。
“....你以后绝对绝对不能去白月之寮了。”

啊啊——霜月隼。

不知道是今天第几次想起他,现在看见了邻居家的女儿新的红底白花和服,让海莫名其妙再次往隼身上想。
沉思了很久海决定去一趟白月之寮。

一方面是来自泪的威胁,一方面是自己,的确也很想去看看隼。
讲道理海一直不知道泪为什么要威胁自己。

难道是最近,初恋的事情?但是海没有往哪方面去想,大概是觉得泪不会懂吧。

从现代化的大马路,慢慢踏进微湿润的石板路,这样的反差让海不由得想象,如果隼不是个花魁,生活在这般古香古色的环境下,会是什么样子。

大概,也会很撩人吧。

发现自己这个可怕的想法后的海猛的摇了摇头。

不觉间已经来到了诡橘色外壁的白月之寮,水痕还残留在一旁的木雕上。

海愣了愣,然后再像第一次那样轻轻推开门。

结果被里面的热闹气氛吓得差点逃出去。

客人从楼梯口排到一楼吧台前。热烈的讨论着隼,欢声笑语和争吵声交织在一起,海好奇地问了一旁安静喝酒的女生。

“啊,那个啊,这个店的招牌霜月隼突然发声说什么今天不管几个客都愿意接,于是就...诶话说你...”女生定晴看了一眼海,略为惊讶的瞳孔收缩。

“你不是文月海嘛...会来这种地方?”女生站起身来,酒杯里的酒都晃了晃。

看见海挑了挑眉,女生才慢慢坐回原位,小声嘟囔着:“啊...啊也是啊,来这种地方很放松呢,霜月隼真是厉害啊.....”

海索性不去听,好不容易传过人群,上了二楼发现浅野——有着浅橘发色的成熟妆面的女人。

“哦呀哦呀——终于来了,怎么样?我们花魁大人的服侍很棒吧?”浅野不在意一边的眼光,顺手搭上了海的肩膀。

听见这句话海不禁眼皮一抽。

这些人脑袋里都是什么...隼没对自己做什么,哦也不能说什么也没做。

泪也是,那个女生也是,浅野也是。

海沉默了一会儿,想象不到隼平时是怎么「服侍」其他客人的,会让这个店的其他常客发出这样的反应。

“于是,要去看看隼吗?听听他的声音也好,你是特殊顾客——”浅野用手掩唇笑了笑:“隼是这么说的。”
海还是没有说话。

“当你默认了喔?”说着就抓过海的手腕走向了走廊的尽头。

浅野朝隼房间的方向抱胸挑了挑眉。

海下意识咽了咽口水,这感觉就像是自己一直没有解决的问题即将要被告知了答案一样。
小步走到了隼的房间门前。

下一秒,海差点要冲进去。——从里面传来的是男客人不堪下流的话语和笑声和来自隼的低笑与昨天对自己用的那种轻到快要和空气融合的声音带着几分诱惑,声音没有太大起伏却听得见隼对那人的回应。

“喂喂、文月先生,不要在这里动怒。”浅野有些哭笑不得,明明昨天才真正认识不是吗。

“啊,抱歉。”被警告的海回过神来,“我就先走了。”

言罢海快步下来楼梯。

莫名其妙,自己为什么要生气。

难道是因为,那样诱惑的声音不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那样可爱的人不是属于自己的?那样轻佻的话语不是对自己一个人说的?

谜一样的占有欲。

或许这才是本性也说不定。

「他是花魁啊,当然不是你一个人的。」

心里的声音告诉自己。
海停了停脚步,尔后沉默着回到了家。

泪似乎早已经在门前等着,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敲击着。
“啊,欢迎回来。”
海笑笑。

“呐,泪,为什么一直要求我去见隼呢。”
泪停下了动作。
“海有无意间提起哦。”

——“海有无意间提起哦。”
“那个女孩的事,虽然只是一点,但是很重要吧对海。”
“……”

“还有一件事——”泪微笑着:“海还提起过,在做万事屋的那段时间里,有一直被人观察吧,说什么是个看上去像个小少爷一样,银色头发的人。”

海不禁对自己的粗心大意感到无奈。

但是,泪既然懂得这些事情,是自己的不对吧,对泪不信任什么的。

“所以,就试着去打探了一些情况——在海不知道的情况下。”

海只是无奈的看着泪,嘴角上扬,耸了耸肩。
既然都被知道了那就没什么好掩饰的了吧。

“下次不要这样了,要是不小心受伤了怎么办。”海弯下腰揉了揉泪的头发。
“不会的。”

另一边,浅野已经将海来过的事告诉隼了,隼的表现意外让浅野出乎意料。

文月海呀文月海。

——我们就是这样,在互相观察之中无形间建立了羁绊。

TBC
许墨上文
微博@许墨_差不多是条咸鱼了
夸我,在众多作业压身之下写出了这章 明天放一晚上的假,会再更一章外加短篇的!!
你们想看什么梗(。

评论 ( 7 )
热度 ( 3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