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ツキウタ。衍生同人海隼「毒药」Part.5

5.
身上缠绕的是别的男人的气息。
隼有点恶心。

第一次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迎这么多客,因为海,全都是因为海,是他逼得自己急于要弥补空洞,有了和始在一起的经历,隼不敢去接近任何自己有可能喜欢的人。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软弱了呢,不,大概是释怀。

隼自嘲般地笑笑。

可能是因为隼的突然放宽政策,那些人愈来愈得寸进尺。

隼伸手抚了抚锁骨边不大不小的吻痕。

“…”

走廊的风冷得刺骨,荷尔蒙的气息无情地被木门隔开来。

浅野吸着烟走上二楼。
“呀,你在这干嘛呢。”

多亏了隼,今天的生意好到出乎意料。
走廊上隐隐约约可以听清喘息的声音。

隼只是轻扫一眼过去,不自觉地勾起嘴角。
——虽然如此。

但是隼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心里的空洞越来越大,根本填不满,接客根本就不能用来弥补伤口,根本就没有办法从海身上转移注意力。

“海这几天没来过吗?”脱口而出的问题,当隼想要收回时转头就看见了浅野微妙的笑意。

“来过哦——就昨天。”故意拖长尾音,语气里莫名的愉悦。

隼垂眸,或许是冷空气的入侵,他收了收衣领。

“怎么啦,这和之前说好的不一样啊——”浅野食指抵着下巴,笑道:“难不成说,隼真的喜欢上海啦。”
隼耸耸肩。

对于自己的情感他从来不掩饰,表面永远是一副愉悦轻松的样子,除去在被自己爱的人伤害的时候。

「但那是自己的错吧。」隼这样想着。
“大概吧。”
隼不禁为自己的草率感到好笑。

忽略掉浅野的惊讶呼声,隼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客房传来的甜腻喘息放大数百倍般回响在隼的耳边。

脑海里描摹着海的面容。从隼第一次看见他开始。
能够对谁都一副大哥哥模样的,也就只有他了吧,爽朗的笑容。

阳光,温柔,对于那时的隼来说,简直就是抚平伤口的良药。

但是不是始的替代品,也许像现在一样,只是为了转移注意力,但是绝对没有要替代掉始的意思。

绝对不会是。

奇妙的情愫这样慢慢滋长起来,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成了花魁。
“..呐,浅野,让我出寮吧?”

——他要去见到海,那个「折磨」了他好一阵的男人。
“呜哇,坠入爱河的人好可怕。”浅野啧啧几声,嘴上这样说着一手却揽上隼的肩膀。

“是吧?”隼勾起嘴角:“我也这么觉得呢。”

浅野因为还要照看店子没有跟过来,隼就着浅野的情报来到了海的家。

看着面前的普通公寓,隼吸了一口气,身着白色衬衫的隼刻意扣好最上面一颗扣子,遮住吻痕。

和在白月之寮的气质完全不一样,多了几分优雅。
嘴边一直挂着笑。

试探性地按了门铃,出来的是头发乱糟糟的海。

原本满是睡意的海在看清了面前的人的时候瞬间清醒过来,双眸瞪大惹得隼发笑。

“…隼?”
“居然是疑问句吗——好过分啊海。”隼笑弯了眸,现在的他让海眼前一亮。

这幅样子,只有我看过了吧?海打量着隼。

“诶——海在干什么呢,再看下去我要向京都所有海fans们揭发出老好人文月海是个色胚流氓了喔?”

“……抱歉。”海挠挠头:“怎么会突然过来啊?”

“有人规定花魁不能主动去找客人吗?好了啦海,快让我进去。”

“...是。”进了房间的隼动作没有一点犹豫抑或迟疑,伸手搂住了海的脖子。

“海,我们做吧?”隼歪着头冲他笑,只要能征服了你,只要能让你为我一个人暴露本性,让我享受在快感之中,我就可以忘掉所有了吧。

对海而言,霜月隼就是毒药,不能为之沉迷却一步一步沦陷,海蹙起眉头不知道面前的人到底是有怎样的目的,从察觉到隼在观察自己开始,就对隼用种自己也道不清楚的保护欲,说到底,还是隼那时候的表情让自己心疼——那样的微妙复杂。

“你在说什么——唔。”
剩下的话被隼用一个吻堵住了全部。
啊啊,又来了那种感情。

一旦喜欢上了就会停不下来。
好可怕。

舌尖慢慢地探入。
「停下来。」

海推开了隼,隼却直接胯坐在了海身上准备解起海的衣服来,双手却不住的颤抖,这样做好吗,隼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急切需要一个人,好好的疼爱他,好好的关心他。

「停下来啊。」

隼蹙了蹙眉,轻咬下唇的动作让海压抑许久的情感和怨念一触即发,海反客为主,呼吸不稳,隼眯起双眸微侧过头咬着海的耳垂,心要跳出来一般,说不清是恐惧还是紧张。

「停下来吧?」
隼微笑着喘气夸奖着海,两人已经纠缠着来到了沙发,海的视线变得炙热却复杂,又出现了和那时一样的表情,心就像被狠狠地拧住了一般痛。

“..果然还是不要吧。”海将隼扶起来。
“欸?”

“看看你自己现在的表情。”海声音低低的。

“海——”“要是真的很想做的话,把我想成其他人吧?”海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讲,但是他见不得隼已僵硬的笑容来面对自己,这是海现在清楚的。

果然有点喜欢隼。

从察觉到那个视线开始,通过泪和浅野了解到隼之后,才慢慢反应过来。

——那个时候的表情,肯定是因为爱的人。

一番纠缠过后,隼又重新趴在了海的身上。
银色刘海微长遮住脸看不清表情。

“始...”

隼念叨着这个名字,低头靠在海肩膀上,搂住海肩膀的手不停地颤抖,身体也微微地发抖。

“欸?”

海能明显感觉得到,自肩膀传来的湿润感。

TBC
许墨上文望喜。
微博@许墨_差不多是条咸鱼了。
写这一篇的时候整个人属于迷迷糊糊想睡不能睡的状态。
所以有些东西没能好好表达出来,什么时候再修改。
其他Part就不放链接了喔?
我去睡觉。

评论 ( 2 )
热度 ( 4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