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ツキウタ。衍生同人海隼「毒药」Part6

6.
“始..”隼低下头微微颤抖。
“诶?”感受到肩膀上的湿润感后海有些着急地扶起隼。
面前的人脸上露出的不是诱人微笑,不是恶作剧的坏笑,只是眼角不住地流眼泪,鼻尖微红,微启着唇像个小孩子。
隼想要转过头去不愿让海看见自己这般狼狈的模样。

海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眉看着隼。
他最见不得什么?
最见不得喜欢的人受伤。

海扳过隼的下巴,瞬间凑近的脸庞把隼吓了一跳,但是当事人立刻就眯起了双眸假装方才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重新微笑了起来。

“始是谁。”海看着隼的眼睛,似乎要看透隼一般,虽然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人的心思藏得缜密。

突然冰冷的语调让隼下意识地收敛了表情。

“——我的初恋哦初恋。”隼挣脱着海握住自己手腕的手,眼角发红,不知是痛的还是情绪所致:“好了啦海,放开我,好痛。”
海叹了口气。

现在的姿势和形式,算什么啊——两人并不是恋人。

海深切的明白这一点,所以在看不透隼的情况下完全不敢做出所谓背德的事情来。

虽然在他面前自己会轻轻松松暴露本性,那种占有欲和保护欲就不可抑制地涌上心头。

松开海之后发现怀里的人不知何时眼角又落了泪,只是隼本人没有自觉还冲着自己微笑罢了。

应该是,很重要的人吧。

就像她对于我的意义一样。

可是自己选择了什么,隼的表现又足以证明了什么,海是清楚的。

当回忆涌来时,海会自认为自己懦弱的沉迷在过去,往往还需要外人的提醒,而隼现在的反应,就像是对自己的初恋还为之空出了一席之地,不肯逃避,不肯认输。

海不知道这只是他自己所想,但是不可掩饰的是,他想了解隼。

隼早就已经,输在了初恋的手上。

“不要哭。”海伸手将隼按在自己的肩头,轻轻地抱着他——海不知道自己这样是否正确。
海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当成了替代品。

总之,很想抱他。

隼暗自深吸了口气。

如果面前的这个人是始就好了。

隼移开了目光,他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但是当初注视海不也是为了弥补空洞吗。

既然如此,那现在也一样。

隼这样安慰自己,总感觉,似乎很奇怪,心里的感情。

沉溺在自己的思绪中的隼猛的被另一种感觉唤回了理智——

现在的自己是胯坐在海身上的,然而大腿内侧似乎…

被什么奇怪的硬物顶了个正着。

尴尬。

“呐…海——”
“抱歉隼。”海推开了隼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摸了摸鼻尖。

隼愣了几秒。

这个男人对自己有反应了。

虽然他不是第一个对自己有反应的人,但是隼就是觉得很开心。

隼捋了捋耳边银发,舔舔嘴角像偷腥的猫,花魁尾巴露了出来。

海觉得要糟。

“...抱歉隼我去趟洗手间。”海匆匆而逃的背影消失在转角。

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太可爱了。
夜晚的京都依然热闹。
泪说要住在朋友家,海就像个笨蛋父亲一样掩着半张脸哭着说泪终于长大了。
隼没有经过海的同意真洗过澡之后立刻爬上了海的床。
“海?要听听我的故事吗?”隼单手撑着脑袋侧着头和身子看着刚打算睡沙发结果被隼以「没有一点关系啦」这样敷衍的理由拉回了床上的海。

“稍微有点兴趣。”海也看着他。

隼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些话,仔细算过来,自从自己离开始身边之后就没好过。
不是生活上的,而是心灵上的。

隼讲了很多,讲了自己是怎么和始相遇,抱着怎么样的心情向始表白,春是怎么出现的,自己离开的原因,第一次注意到海,对海的第一印象是什么,这些隼都说了一遍。

海定定的看着隼,到最后才读懂隼眼里的不安。

隼承认,这份不安来自于自己。

害怕海会抛弃自己。

——类似这样的想法让隼不敢再喜欢下去。

当天晚上海睡得不好,背对着自己的人儿微微地颤抖,让海想要抱紧他 手却只能无力地倒在两人之间隔开的床单上。

第二天卓子上的便签让海心情更加复杂。
隼一个人走了,只一句「我走了喔,下次...再见。」
真是猜不透啊。

TBC
许墨上文
微博@许墨_差不多是条咸鱼了

又是一个困得不行的夜晚(。)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
复活节的海尼太有侵略性了,让我忍不住想码些糟糕的东西。(

评论 ( 3 )
热度 ( 3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