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ツキウタ衍生同人海隼 「毒药」Part7

Part1
Part2
Part3
Part4
Part5
Part6

7.
文月海,你不能这样就放弃啊。

海攥紧了手里的便签。
如果喜欢上了还不敢去追逐他的身影,那算什么喜欢。
海这样想着。

不管自己是喜欢上了隼什么。
容貌也好。
性格也好。
那笑也好。
那泣颜也好。
海想去守护。

是隼唤醒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情感。

这一天,是晴天。
海微眯起双眸,光线照过的轮廓变得更为强硬霸道,这才是他。

“不过客人你可要想想——要是让隼无条件接客的话那我白月之寮还要不要办下去了。”白月之寮里的浅野单手撑着手另一只手端着酒杯,抹上了玫红色口红的双唇漾出月牙般的弧度,笑弯了眸。
一身浅紫色和和服宽松,侧坐在沙发。

对面坐着一名狡黠神情的男人。

“啊...那也是,像隼那样的男妓,京都怕是再也找不到第二个...长得勾人,动作也勾人...”说着那名客人露出了可谓是猥琐的表情(和我这个隼厨看见隼一样的痴汉笑(。)

浅野顿了顿,突然放下酒杯站起身子双手合十歪头吐了吐舌头,故意提高了声调。
“这位客人——今天的谈话时间到此为止——没事了的话请回喔?”
随即目光危险。
没素质的话请回喔。
这样告诉着那名男人。
虽然说这里是男妓院没错。
但是这样的人说出这样评价隼的话浅野果然还是受不了。

显然那名男人没有读懂浅野的眼神。
他挠挠头笑着:“啊,没事,再让我等等隼吧。”
“……”浅野挑了挑眉。
在男人准备起身上二楼之际浅野悄无声息地跟了过去,海开门也是那一瞬间。
——啊啊,得救了。
浅野轻松的笑着。

“海——欢迎光临?隼现在在二楼没有客人哦!来让我领你过去。”语气里都是笑意。
海刚站直了身子,就被浅野拽住了手不由分说带着要上二楼。

男人的眼神却瘆人。

“于是,觉悟了什么吧?”浅野用和扇遮住了半张脸,偷笑着。
——年轻真是好。

“算是吧。”海侧首向浅野露出了温柔到让浅野怀疑自己心窝被融化了的笑容。
嘴角上扬得毫无遮掩,爽朗得似乎可以发光。

“呜哇…你这小子。”浅野往后退了一步眼神微妙。
“什么眼神啊你这是。”

门被打开,里面的隼和服领口大开,汗水将头发浸湿黏在额头上,一脸得逞的笑。
“喂喂你干了什么啊。”
“啊——刚才那位客人有点难搞定呢...稍微废了点功夫。”隼咧开嘴笑着。
“海来了喔,你们慢慢聊。”立马走掉。

海的视线炙热,让隼以为海要将自己吞掉。
海顺这领口看过去,白皙的皮肤似乎质感很棒。
流氓般的想法在自己脑中滋长,海挑了挑眉尾。
“不要这样看着我啦海。”隼竟然还害羞起来,移开目光伸手整理着领子。
“啊,抱歉。”海笑了笑,一步一步向床上的人走近:“为什么立刻走掉啊?”

隼微瞪大了眼睛。
这个男人真迟钝。
“我以为你会知道的——”隼蹙着眉。
“明明始的事情都已经和海说了,为什么这么迟钝呢海?”隼歪了歪头,嘴角的笑却苦涩。
告诉海自己和始的事就是为了让海明白如果自己喜欢上一个人,就会拼尽全力。
如果自己喜欢上一个人,就会学会保持距离。

看着和海越来越近,隼干脆趴在床上,一把扯过海的领带,海受牵引力被迫向下,隼微仰着头和海四目相对。
海睁大了眼睛,隼的眼神要让自己心跳不止。
慢悠悠微眯起来的双眸,翠金色的瞳流连着情欲水汽腾升,上扬的眼角更是平添诱惑。
海咽口水的声音被隼听得清清楚楚。

两人的距离近到哈一口气都可以将热量传给对方。
“隼…?”
“海别走。”隼的双眸突然就暗了下来,轻轻地抱住了海。
别走,别再走了。

无论海怎么问也没有用,海只能任他抱着。
沉思之中海似乎懂得了什么。
他静静地看着隼的发顶,用手温柔的碰触。
想着隼说出的他和始的事。
「当初我们可是那——么要好,可是现在呢。」海想起了隼说的这句话。
心里有根弦被绷紧了。
「我要好好的享受人生,然后在未来的某一天将我所经历过的,全部讲给她听。」
海记得,这是他自己许下的承诺,但是不免,会迷失在过去。

沉默了很久,两人只是静静地抱着,海低沉的声音打破了这份沉默。
海的声音没有波澜,在这样的环境下道着初恋的事。
直到结尾语气里还掺杂了许些笑意。
隼安静的听。

突然抬起头,唇上的触感没有让海惊讶,隼顺势倒在床上任凭海的阴影将自己罩在他的身下。
隼按住了海的后脑勺,唇间的距离更近,舌头灵巧滑入对方口腔,逐步加深的吻让海和隼沉迷,隼喉咙里发出细微呻吟,勾着海脖子的手加大了力度,缠绵悱恻。

不够,还想要更多,我要让这个男人彻底属于我。
“唔…”
海被隼的轻喘牵引着心跳。
似乎要失去控制,海搂着隼的腰,气息不稳。
“海…”含糊不清的叫着海的名字,海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要苏醒一般。

“啊呀——我说我亲爱的隼怎么不来见我,原来是在和这个男人缠缠绵绵呀。”那名男客人。
隼的怒点被触动。
海也黑了脸。

隼推开海,自顾自的打开了门,眼神可以杀人,他歪着头,微笑如毒蛇,压低了声音说着危险的话。

“如果这位客人还想活着走出白月之寮的话——”隼凑近了男客人,看垃圾一般的眼神蹙着眉勾着嘴角:“请别打扰我和我·男·人·共度二人世界,嗯?”

刚刚还在微笑的男客人瞬间变了脸色。
霜月隼的形象似乎在自己心里崩塌了。

结果就是怂得跑开了,原因不止隼,还有隼身后的男人按压着指关节发出的咔咔声。

“真是烦人啊——”隼收回危险表情,关上门贴上海的身子。
房间的温度似乎重新开始升高。
“来吧海——和花魁大人好好玩吧?”

TBC
许墨上文。
微博@许墨_差不多是条咸鱼了。
望喜,顺带差不多完结了(。)

评论 ( 3 )
热度 ( 5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