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海隼-他的委托


>万事屋/甜点屋海(19)X老师/花店老板隼(21)

>是高中毕业后两个人的故事

>文月海→→→→←←←←←←霜月隼(?)

>海尼年不年下根本不影响,我流海隼甜得飞

>一点小小的私设

*

文月海遇见了,几个月前还在班上猛抓成绩的临时代课老师霜月隼。带着有些樱花粉的三四月,文月海遇见了花海中的老师。

虽然仅仅相处了不到三个月,但是这位老师给文月海的印象却很深——要究其原因,可能就在于这是唯一一个让文月海去买哈○达斯的老师了吧。

早就在做着名义上的万事屋的文月海晓得,每年的五月份总是委托最多的时候,因为母亲节的存在,购置康乃馨之类的委托就过于多。

提前市场调查的文月海今年也来到了这着家名为白月的花店。只是文月海真的很惊讶,关于店长变成了老师这回事。

“呀,夜安啊海同学。”霜月隼老师露出了课堂上一定会出现的笑容,翠金色双眸若繁星点点,手里捧着水仙的老师让文月海看出了莫名的优雅。

“…晚上好,老师真是到处当代理啊。”文月海叹了口气然后又转为轻笑,掏出纸和笔习惯性地问候起来:“今年的康乃馨可能会多一点喔,什么时候可以进到货呢。”

这位纯白的新人直面投过来的眼光让文月海发觉了自己问了个不该但是又很重要的问题。

“店长没有跟你说吗?有人会来订康乃馨这件事。”

“有喔。”

“那为什么一副什么也不了解的样子?”文月海低笑。

“真是对老师失礼啊海同学——我只是比较惊讶,海还有这一面呢。”他放下手中的水仙,擅自地拿过海手中的笔和本子记录起日期来,随即抬起脸唇角漾出微笑。

“虽然之前有猜过,但是没想到猜对啦?真不愧是我——”

“啊啊对。”文月海几乎是没有留下时间间隙地敷衍回应道,心底却有一丝笑意。

“真是过分。”那位老师扁了嘴巴。

有点可爱,文月海想。一边接过记事本,道过谢之后转身往家的方向走去。

*

店里的糖霜甜味并不让文月海讨厌,整理好各家店铺的康乃馨进购时间,他围上绀色外衫接待起客人来。

店里规模不大不小,店员有夜和泪在,海根本不用操太多心。检查过今天的赠品水果茶文月海大忙人又要出门了。

去找了霜月老师,这次的原因除买回一部分康乃馨之外还有周围女生在讨论说白月家有个很帅的店长,文月海有点感到好笑。

在遇到霜月隼老师之前,文月海以为他要怀抱着对某人的思念度过一生。在这之前,他从没想过要与谁有过度的肢体接触——

文月海为那位老师带了哈○达斯,递给他的时候那人微凉的手在这温热的天有些不真实。指腹恰好擦过文月海的手指关节,比自己矮了几厘米的老师抬起头来露出了意义不明的微笑。

暧昧的甜腻的,手指划过文月海手腕缓慢又游刃有余地摩挲着文月海的底线。

“还是海比较了解我啊。”当做什么也没发生的霜月老师散发着年长的魅力,他放下哈○达斯,将数量不多的一部分康乃馨捧给海。

“海还在做什么呢?很甜。”霜月隼总是会突然说出某些话,让海愣了一会儿。

微风轻徐过,那股甜味在两人身边徘徊。文月海内心有些溃败,事实是,他败给了自己的老师。他回想起一起相处的几个月,为自己寻找起这份感情的起源。

甜腻的一会儿淡一会儿浓烈,牵动了霜月隼的视线,稍眯起双眸眼里就尽是文月海这个人了。

“海,还在做甜点啊。真浪漫。”

文月海这才缓过神来,嘴角扯出微笑。他这才反应过来,那人的指尖还在自己指尖微搭着。文月海借着身高优势注意了一会老师白皙过分的皮肤,然后选择了放弃收回手。

啊啊,我真是。

“不愧是霜月老师啊。”

真不愧是他。

*

记忆里的一月,这位纯白的老师刚来不久。他担任英语的临时代课老师,精致得过分的面孔引得班上的女生们很是兴奋。

“喂喂我们的班长——你的人气要被老师抢走了喔!”

不知道是谁这样起哄着,文月海下意识转头却没看见起哄那人只能报以无奈一笑,于是后排的女生又是一阵尖叫。

他向来对这种事情不是那么的感兴趣,受欢迎与否他都只要做自己就好。但文月海难得的没有了底线,抬头便撞进了那双翠金色双眸。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两人相视八秒便会坠入爱河。文月海很好的在七秒中的节点收回了视线,心里感叹着真好看啊一边又被那份气场盯上了。

八秒结束。

“你是文月海班长吧,那么以后多指教喔。”他笑得如同窗外的樱花,淡淡的混着甘甜气息。

“…是。”

文月海不相信一见钟情,更是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和对方都是男性这件事。但是不敏感如文月海,即便知道本质又如何呢。

时间推移会见证一切。

他备课,有意将海叫进办公室,他改卷,有意让文月海带哈○达斯来问候他,他就连下班,也有意要求文月海陪同他。

文月海发现了这一切的有意之后,第一时间居然是笑着吐槽他的老师:“到底谁是老师谁是学生啊。”

他会告诉文月海所有自己的小心思,让文月海不禁猜想,老师真是像小孩子啊。意识到他还是个贵族少爷之后文月海更加没法把他当做年长者看。

日日夜夜朝朝暮暮,每一分每一秒都不能没有他。

这份感情文月海很清楚这是什么。也很愿意陷入这份恋爱。他们不会有轰轰烈烈的分分合合,也不会有谁指指点点,只是需要细水长流。

文月海很明白这份自然的感情,如猛洪般淹没两个人直到霜月隼靠在他肩上说着「我需要你」时,文月海已然不需要过多的考虑。

但是为何到现在还没有正式的回应与告白,两个人都心知肚明。观察着对方的一点点变化,确定这份感情是否真实,然后等待该亲吻的那一刻。

告诉对方,我没有你不行。现在不行,以后也不行。

*

这会儿是真心需要对方。

霜月老师来光临了文月海的甜品屋,私服休闲而又简单。白色的鸭舌帽被他压下了些,那张脸太引人注目了。

文月海快要认不出他的老师了,穿着白衬衫整齐得收入黑色长裤中。黑色外套有些宽大的遮住了老师最美好的腰身,身高优势以及独一无二的气质都无法忽视。

“啊,老师好。”文月海解下了围裙,擦擦手准备亲自接待他的老师。闻身抬头的霜月隼微抬起帽子,歪着头笑看着文月海。

“别叫我老师了吧,直接喊名字怎么样。”霜月隼抬头,眼神似乎流连在文月海唇上。目视着那双唇张合,扬出弧度,有想吻上去的冲动。

“隼。”文月海没有半点犹豫。喊出名字这件事情文月海已经在心底练了无数遍,喊出来却有些颤抖,带着他自己都察觉不了的笑意。

似乎距离被瞬间缩短,霜月隼有一瞬间的惊讶,拉下帽子后就着仰头的姿势笑着喊:“海。”

这份感情的形状已经十分明显。

霜月隼被自然的带进店里,逛遍一楼后被带上了二楼的小餐厅。现在是下午十分,上下班人流大,但是急着回家的人也不少,二楼意外地留下很大空间。

文月海为霜月隼泡了红茶,靠在落地窗边的位置视野极好。霜月隼摘下了帽子,银发被弄得有些乱糟糟。

他喝了第一口红茶,毫不掩饰的夸赞。

“海不知道自己泡的红茶有多好喝呢。”说着他又喝了一口,白瓷杯被双唇触碰的同时磕上了牙齿有轻轻的响声。

他似乎有意看着窗外,嘴唇停留在那杯边的时间长了些。于是他喝下第二口,不做声色地将杯子推给了对面的文月海。

正好是被碰触过的位置。

文月海晓得,这份暗示已经足够明显,朋友以上恋人未满这种关系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从坠入恋爱开始,一切都暧昧又顺利。

细细品味着霜月隼老师的笑容,文月海做出了他人生第一次对同性的示好。他支撑起上身,另一手抚上霜月老师的后颈,直径吻了上去。

唇间有红茶的淡香,从唇角到里面的世界,都温软可人。就着人已经走完的契机,文月海放肆了些。他移开那杯红茶,纤长的手顺着老师后颈的骨骼摩挲,是一阵深吻。

放开了他的老师,文月海心里被霜月隼牵动了一下。他耳尖的绯红绝对真实,唇上的红润也绝对真实。

“老师,我喜欢你,我需要你。”

霜月隼真的红了脸,只不过还带着那份自信又有些诱人的微笑。他轻笑道:“再说一遍。”

文月海走进他的老师,揽人入怀又是一段浅吻。唇间吐露的气息没有人去阻碍,直接传进对方心里。

“隼,我喜欢你。”

霜月隼伸出手指点着文月海的胸膛,低声告诉他,自己有一份除康乃馨之外的委托需要文月海去完成。

当文月海投来那份疑惑时,霜月隼弯了眉眼:“请告诉海,我的海。要一直留在我身边。”

海笑了,他叹了口气,是初始的无奈和爱慕。

他指着自己的胸口说道——

“他早就已经受到了这种信号。包括霜月隼的一切。”

fin.

文月海没有任何底线。

以上。




评论 ( 4 )
热度 ( 3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