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海隼-ELEGANT

>标题随便打的。

>日常想衍生官方段子。

>摸鱼超短打的甜得发腻。

*

和阳说话的过程中,文月海脑子里突然浮现了那晚的情节——

霜月隼意外地生起气来,文月海却没有不知所措。那人盘着腿坐在床上,刚吹干的头发有些蓬松的任性附着在脸颊边。

“我才不是珍兽喔海?”霜月隼身子往前倾了些,文月海识相地坐在了床边,单手撑着床做出有些严肃的表情认真思索着自家队长接下来会说的话。

文月海盯着霜月隼,那人的嘴角突然浮现了微笑,被吹得有些发红的眼角也微微扬起,软糯的无形的攻击搔痒着文月海的心底。

“是美兽才对——!”

文月海不是没有听过这个词,只是突然从那人嘴中蹦出来还是极具冲击力。文月海紧绷的唇松懈下来,更添上几分无奈,伴随着眼底的海蓝色温柔,就变成了宠溺。

那个人笑得开心,身边似乎有实体化的星星和花一起闪烁飘扬。文月海不禁想问:“为什么会是美兽?”

霜月隼总是有种奇妙的魔力,他笑弯了眉,就着跪坐的姿势就那样凑近文月海,双手支在腿间,薄唇透露的是迷惑人的弧度。

“海不知道吗?连女豹坐姿都可以做到的霜月隼大人是也——☆”他过于调皮地比起剪刀手放在自己眼边,这次的唇角是天真的弧度。

“你是为了这个而生气吗?再胡闹我就要回去了喔?”文月海轻笑出声,嘴上这样说着却不由自主地揉上那人的脑袋。

之前的阳有给自己看过这样的杂志,文月海自然是懂得霜月隼在说什么让人误解的话。细细思考着自家队长为什么要这样表态的文月海突然就被握住了手。

所谓的美豹坐姿,有跪坐背向镜头的形式,也有直面镜头跪姿向镜头的形式。

霜月隼眯着眸子,双腿的幅度开得比方才大了些,文月海想象之中的身体柔韧度让霜月隼更容易的做到双腿大开的跪趴姿。

那人腰身柔软,一手撑着床,另一只手始终握着文月海的手,腰身慢慢向下,凸显出完美的弧度。并没有好好扣好的白色衬衫随着动作大开,向下便是精致的锁骨和紧致的胸膛与腰身。

他抬眼,一颦一笑都是红酒味,醉人着带着暗夜的芳香,无形中勾引着文月海心智缭乱。

气氛变得很暧昧,确定过锁好了门的文月海忍不住在心底感叹了一把这个人的吸引力。如此的明示,吊着没有反应的话,自家恋人肯定会不开心的吧。

文月海叹了口气,第无数次败给面前这个人。

于是文月海抽回手,支撑起上身上了床,搂过霜月隼的腰间便一把将人推在了床上。他没有用粗暴的方式紧扣霜月隼的双手,仅仅是任由他在自己身下低笑。

文月海双手撑在他身体两侧,霜月隼却反常起来。

白色的人儿侧身躺在文月海身下,双手交叠紧贴在自己脸边,银发散落下来几乎看不见他的表情。而那一片小小的绯红却暴露了主人的心情。

文月海试图去扒开他的双手,却被小小反抗了一下。心中的疑问油然而生。

霜月隼蜷缩在文月海身下,是前所未有的羞涩。文月海于是从那人的银发入手,手指一点一点拨开那人耳边的发,却发现耳尖至耳根的绯红。

完蛋了。文月海心想。那一小块的绯红正击中文月海的心脏。如花般娇艳,又小心翼翼地颤抖着惹人爱惜。

霜月隼不知道是不是在笑,肩膀都微微颤抖。他稍微放开了手,一只翠金色眸子盯着海是无声的撒娇。

微咬着的唇也显露出点点粉色,似乎期待着被谁滋润。

“为什么会害羞啊?”文月海扒开了他的手,语气中夹杂着笑意。空气里点点蜜糖的香气,浸润了两人心底一小片天地。

那人无言,只是睁着微湿的眸子一点点抬起头来,银白色的发丝平添了几丝色气,精瘦双臂却勾上了文月海的脖颈。

“…因为很羞耻啊。”

无所谓今晚的霜月隼怎样犯规,文月海还是败了。他轻搂着那人,唇瓣摩挲着他的耳垂,温度上升时刻在提醒主人们的下一步动作。

啊啊,你真的是、太让我欲罢不能了。

fin.

海隼在我这里已经完全放飞自我了!!!!!!我喜欢!!!!!!!

评论
热度 ( 3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