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ツキウタ。衍生同人海隼「毒药」最终章Part9

Part1Part4Part7
Part2Part5Part8
Part3Part6
9.

有些事情自己可能怎么也不会相信那就是缘分。
比如恋爱这种事情。

当缘分来了的时候,谁也不会想到未来要被对方吃死一辈子。

仅仅是听说他的一个事迹,仅仅是将他与女生调侃的场景看在眼里,仅仅是为了将他从过往的痛苦拉回现实,隼都觉得自己已经要为海疯狂。

霜月隼的爱意既热烈又隐晦。

至少遇见文月海,这是霜月隼现在不想逃避的事情。

要是换做以前,肯定又会将自己隐藏起来,回避海的温柔。

浅野边上楼边想着什么,神情复杂。

那个眼熟的男客人匆匆跑下楼和浅野擦肩而过的时候,浅野叹了口气。

隼和海在一起了的话,一定会从白月之寮搬走吧。

“喂…海。”浅野吸了口烟。

“嗯?”

“你可一定要保护好隼啊,”浅野微垂下头。

这个与自己互相理解互相依偎的所谓的京都头牌花魁就要离开了吧。

“别看他那个样子,其实很容易受伤的。”浅野没有笑,只是将烟凑到自己唇边。

隼的内心敏感,但是聪明至极,他有他自己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关心自己的热情和爱意,甚至连对于感情的事,他都在该逃避的时候独有一道。

浅野比谁都要了解明白这些事情。

海脑海里回想着隼的泣颜,愣了一会儿,然后侧首冲看上去心情不算好的浅野笑了笑:“我明白的。”

浅野顿了顿,随即低下了头阴影之下看不清表情,微露出的嘴角终于有了上扬的弧度。

但愿你能走进他心里去吧。

“好了好了,隼肯定已经等不急了吧?”说着浅野自顾自的走上了二楼,海跟了上去。

——这一切都是缘分。

海不禁这样想着。

隼真正想要的,是一份温柔,一份宠溺,一份关心。

他是小少爷也好,是花魁也罢。

「你的一切我都想去包容。」

隼仰着头,嘴角微扬,此时的他和海一样的想法。

「你的一切我都想去包容。」

过去也好,现在也罢。

浅野先上了二楼,但是并没有走近隼,只是愣在原地,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海来了喔。”

海走上二楼的时候,笑意染上了隼的尾音。

“终于来了啊?”

“是我啊。”

隼直直地看着他。

今天并不是什么特别值得纪念的日子也不是什么能触动隼心弦的日子,但是隼现在,心跳的频率比平时都要高。

隼看着海,他觉得,这个男人太美好了。

栗色的发,蔚蓝的眸,嘴边的笑。

哦对啊,今天,海会是他一个人的。

温柔是他一个人的,宠溺也是他一个人的。

隼走上前去,脸埋在海的颈窝,声音闷闷的。

“不会再走了吧?”

“海。”

隼几乎是将他所有的爱意都倾注在了这一个字上,光是抱着他,就已经满足。

海的手覆上了隼的脑袋,回想起之前隼口中吐露的种种,海忍不住将隼揽紧。

“不要离开,也不要让我离开。”隼的手抓紧了海的衬衫,微微颤抖。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感这么感性了。

答案不需要去寻找了,有海就够了。

“不然,我会很痛苦的。”

那天的告白,海全数听在耳朵里。

「我喜欢你。」

“喜欢你。”
海搂紧了隼,他的身子纤瘦的可怕。

“我喜欢你。”
再次重复了一遍,海的声音久久不能从自己耳边游离开来。

浅野移开了目光,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尖。

“嗯,我知道的哦。”隼没有压低自己的声音,那是最真实的,隼的魔力。

没有刻意的诱惑,没有刻意的撩拨,隼在自己怀里安静地像个初生的孩子。

记得离开白月之寮的时候,又下起了雨。

就像他们刚相遇的时候一样,只是比那时的一月雨多了几分柔情,多了几分安心。

浅野向隼挥了挥手,笑得灿烂。

等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之中,浅野才缓慢地收回了滞留在空中的手,然后蹲在了白月之寮门口。

「白月之寮」四个字红得刺眼,浅野将头埋进臂弯之间。

然后她站了起来,理理浅橘色发,独自一人转身走进店中,最后的声音徘徊在空气之中。

“接下来——白月之寮还要办下去啊。”

那也许接下来的一切都是缘分所致。

始和隼见了面。

在他们高中时第一次约会的咖啡店。

坐在始身边的是当初戴着眼镜的那个家伙——弥生春。

隼是一个人去的。

原本还在打闹,哦不对,应该说是弥生春单方面的作死然后被始揍得捂住肚子苦笑着说:“好痛啊始。”

“啊,来了啊。”始侧首看着隼。
“嗯。”

咖啡店里弥漫着淡淡的苦涩,还有清晨自店外偷偷闯进来的几缕花香。

隼细细地大量着面前的始,他的睫毛他的眼睛他的嘴角,一点也不放过。

“果然还是喜欢始啊。”隼弯眸,始有些不自然地往沙发里面缩了缩。

“嗯…现在的喜欢是像对偶像一般的喜欢哦。”隼好笑地端起茶杯,“如果始真的是偶像的话,一定在台下为始疯狂打call.”隼笑出声来,春也侧目看了看始,伸手捂住了嘴偷笑起来。

“…春。”
察觉到自家恋人的视线,春笑着清咳了几声:“我只是觉得啊,始也许真的很适合做偶像呢。”

“嗯…然后也许还会喊着「L O V E hajime LOVE!!」之类的,我连口号都想好了喔始!?”隼有些兴奋起来,只字不提两人在一起的过往。

“啊哈哈这个口号不错呢。”
“你别起哄。”
“啊…痛痛痛痛…”

“隼,最近怎么样了。”始揉了揉太阳穴。

“啊…”被突然问到自己的事隼有些缓不过来,盯着始的双眸好一会儿才开口:“我的话,收获到了仆人一枚哦☆”

背后的位子好像有人喷了什么东西的声音。

隼眨了眨眼睛,装作什么也没听见。

“这样啊…”
现在的隼在发着光呢。

“其实还蛮遗憾的,如果始当初对我狠心一点就好了。”
隼摇摇头,银色调羹在茶杯里划出一圈圈涟漪。

“对不起啊隼。”

“不,这三个字始永远不要对我说喔。”隼垂眸,始甚至可以看见隼睫毛下的一片浅浅的阴影,唇边的笑意不可掩饰。

看来的确是找到喜欢的人了啊。

“隼。”
海的声音传来,隼一点也不惊讶,很自然的转过头去对上海的视线。

“这位是?”始问道。

隼站起身子,挽住了海的胳膊:“这位就是我的仆人,文月海哦。”

“喂喂,从刚才起就听见你说我是仆人了啊。”海无奈的看着隼的侧颜。

“这有什么关系嘛,的确是仆人啊海”隼转头,时间最美好的色彩似乎都聚集在那一双眸中,美好得让海心动“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一辈子的仆人。”

也许爱就是,千言万语都堵在心里,最终汇成一句话,两人也能心灵相通。
“…你啊。”海笑了笑,伸手揉了揉隼的脑袋。

“那,我们先走了喔?下次有机会一定给hajime打call”隼高兴得快要跳起来。

“好强大的热情呢。”春笑道。

再后来,「京都花魁霜月隼离开京都并与睦月名家之子成立两大偶像团体,成员既然有文月海先生和…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这样的新闻登上了京都头条。

咳嗯,并不是这样的。

浅野没想过隼走之后自己应该怎么办,她只是觉得,身边又空了一人。

但是白月之寮还在办,生意不好不坏。

“希望你能回来再看一眼这里呢。”浅野喃喃着。

已经是夏季,雷雨频发的时节,这雨比两人相遇时的一月要凶,要强硬,有永不停止的意味。

大雨洗刷过白月之寮四个大字,红色的油漆在诡橘色的灯光照射和雨幕衬托之下越发模糊,只是那份暖意从未消减过,似乎在说着
「还在原地等你回来。」

什么都还在继续,什么都还在变化,文月海和霜月隼的故事也永远不会停止。

如这雨下的白月之寮一般,给人以暖意。

「我喜欢你」这四个字,这辈子只会靠在你一个人的耳边不断重复。

“最喜欢海了。”
“嗯我知道。”

END

终于完结了,其实这篇海隼可以说是处女作(等下
很多东西我都还没表达清楚,而且有很多错误(。)
但是即便如此也给我点了喜欢的各位我真是爱死你们了。
今后如果也能喜欢我写的海隼我会很开心的。

许墨上文
微博@许墨_差不多是条咸鱼了
门牌号:791784202(来找我玩趴☆)

评论 ( 5 )
热度 ( 6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