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海隼-互相叫名字

—傻白甜

—反正就是互相叫名字嘛(。

—放飞自我(。

 

 

“那边,在干什么呢.....”刚结束写真拍摄的阳回来看见的就是这幅景象。

沙发上,队伍里的大哥哥和那个白色不明生物面对面坐着。

——要搞事的架势。

 

夜刚做好汉堡肉,扯过一边的毛巾擦了擦手才从厨房中探出头来:“啊,阳,辛苦了,欢迎回来。”

“哦夜你也一样啊,所以说那边到底是在干什么啊。”阳索性从冰箱里拿出了冰镇可乐倚靠在厨房门边难得的好奇看向沙发上的两人。

“呃...这个,大概就是隼桑玩心大发说要和海玩个小游戏什么的吧...”

“啊...为海提前默哀一下。隼那家伙说小游戏什么的,那就绝对不简单啊。”

“阳...”

 

 

“为什么会突然想互相叫名字啊...平时那样普通的称呼不就好了吗..现在这个气氛怎么都不对劲吧。”海扶了扶额头,压低了眉毛看着面前自家的队长。

“哼哼....玩心大发之类的?嘛总之海只要陪我玩就好了嘛——魔王大人是不会捣乱的哦?”隼轻哼了几声,没有给海发言的机会隼就已经做了个电影开演的手势:“那么——start!”

 

“喂隼!完全不给我吐槽的余地啊。”

似乎是刚好抓住这个机会,隼眨了眨眼睛,稍微凑近了些:“嗯...说起来。海啊,为什么很多时候叫我的名字的时候都会带着无奈和不耐烦呢?啊呀呀真让我伤心。”

“...关于这个。”

“明明我也比海小,也应该受到像海对待夜和泪那样的待遇才对呢。”

你和他们两个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吧。海移开了眼神,在心里默默吐槽着。回想起自己照顾隼的种种,从一开始就那么顺其自然的,到现在为止已经给面前的小少爷倒过多少次红茶买过多少次哈根达斯了啊......完全数不过来吧。说到照顾这一方面,海觉得自己给隼的关心绝对可以是队中第一了。

嘛,这个人撒娇也是常态了吧,反正习惯了。海笑笑,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家搭档正在盯着自己。

“如果海偶尔可以温柔的,嗯...声音就像浸泡在糖罐里一样会让我心里顿生甜蜜的话。我绝对会喜欢上海的。”隼笑着,眼神中可以看见玩味,海顺势揉了一把他的脑袋,口中却依然是吐槽。

“这种说法要让我怎么去理解啊。”海叹了口气:“再说,我大部分的时间对你都很温柔吧?比如叫你起床——”

“叫我起床的海可一点也不温柔哦?”

“喂。”

“嘛嘛总之,海叫叫看?我的名字。”隼再度凑了上来,耳朵几乎要贴上海的嘴唇。

“不至于凑这么近吧。”海这样说着,却没有要推开的意思。

“那..来喽?”海做了个深呼吸,稍微有点紧张啊。眼神移动到隼的半张脸,试着将往日的回忆都翻出来给自己的感情做个准备。不自觉地,手覆上了隼的头,下巴稍微靠在了隼的头顶,语气中有淡淡的笑意,成熟的声线温柔起来多了几分安心感,直通到隼的心里。

“隼。”

 

一个单音节,让怀里的人微微一愣。

 

少许的沉默后是隼的主动脱离海的怀抱,对上海的眼神开着玩笑。

“呜哇——稍微有点肉麻呢。”

隼这样说着,海却发现了对方耳尖的微红。

——啊啊,真是。

海露出笑容,和平常一样的阳光。

“果然还是和平常一样就好了吧。”海的眼神落在隼的泛红耳尖却不打算说出口。自家队长有的时候真的很可爱啊,不管是刻意的还是无意的,面前这个人总能让自己心情好起来。

“那...作为回礼,海想要魔王大人怎么叫海呢?”

“...你这个说法好糟糕啊。”

“是海想太多了哦。”

 

“是想这样吗?”隼笑着压低了声音,翻身爬上了沙发,双手支撑着身子朝着海如同白猫一般嫣红舌尖轻舔下唇,用拍某些了不得的写真(只是隼自己拍成那个风格的)时的眼神盯着海,语气也轻得要融入空气一般:“海~?”像猫的爪子搔着海的心痒痒的。

 

海稍微有些惊愕,忍不住扭过头去用手捂住了鼻子。

 

隼满意地看见海微红的脸,坐起身子后不禁笑出声。

“海明明没有这么纯情吧?”

刚凑近海就被海用手按着自己的脸,隼不满地哼哼几声。

“这种气氛下当然会不好意思啊。”

要是日常偶尔这样唤着自己的名字倒也还好,但是现在刻意起来就格外的有冲击力。

 

隼咧嘴笑了笑,似乎心情很不错。

“那,再叫叫全名?”

海吸了一口冷气。

“来了哦?”

得寸进尺。

隼几乎整个挂在了海身上。

和方才一样的语气,但是多了几分坚定。他的双眸里也流连着笑意,让海控制不住自己盯着他的眼睛。

“文·月·海——”

话音刚落隼又故意再加了一声“哥哥”

“......”

“海的反应好可爱。”

“喂我用可爱来形容也太奇怪了吧?”

“哼哼~今天玩得很开心谢谢海哦,嗯...其实更想让海用充满占有欲的叫我的名字然后配上《beast  master》的背景音乐呢——唔。”

被敲了下脑袋。

“...请把你这危险的念头打消。”

 

Fin.

总之,就是这样。

许墨上文。

我必须要说一句。

春始两个人在月啪啦里完完全全就是互相(就算对方不在)也“春春春”和“始始始”的叫简直。

然后我就莫名其妙有了这个脑洞。

 

 

评论 ( 8 )
热度 ( 8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