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墨_

集训中长期失踪明年见。

© 许墨_
Powered by LOFTER

海隼-关于体温


-傻白甜
-对不起我可能是老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要期末考试了慌。
目录在这里→一个名为目录的东西

霜月隼的体温在恒温20摄氏度这一点,文月海先前是不相信的。直到盛夏时对方笑着用脸颊蹭着自己的脖颈自下而上的那一股凉意带来的真实感让海不得不相信。——不过是上一个夏天的事而已。

隼的皮肤很好,洁白通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海对他的第一印象是「白」,硬是要加上什么形容词的话那就是「病态的白」。但是这些年在某人的精心照顾下也显得好了许多。

海偶尔也会冒出「想看看这个家伙日常流汗的样子」的想法。那该是怎样一副光景。

过于白皙的皮肤上淌着晶莹的汗水,顺着他的面部轮廓慢慢滴落到锁骨,可能当事人还会疑惑地歪歪头认为自己的体温应该不会出汗并借此发言。

海摇了摇头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工作文件上。然而——处在隼的房间,身边被他的气息围绕,海有些恍惚,不明白是被热得脑袋糊涂了还是在有意识的在脑海中寻找与自家恋人相关的画面。

两人开始交往也是在上一个夏天,表露心意后就交换了无数个甜腻的吻,直至滚上床后海才难得地看见隼的汗水自额头而下流过微红脸颊。

或许平时的样子更会可爱一些,包括反应也可能是。

窗外的蝉鸣如同从过去的时光穿梭而来,在海的鼓膜中渐渐放大数百倍般回响。气温升高似乎也是缓慢而又磨人,多亏了隼房间内的空调,海简直不想去碰触玻璃窗外的世界。

可终归还是热的。

海的体温似乎一向如此,如他本人一样热情。

汗水还是下来了。海能感觉到它一滴一滴从额头缓缓而下,滴落到鼻梁产生的黏腻感让海倍感不适。鼻翼也渗出些许汗水,甚至是鬓角。一点一点,直到顺着喉结滑下去。

海不可抑制地皱了皱眉。
——要是他在就好了。

蝉声如同被人回收一般渐渐变得小声。某个人就如同小时候童话故事里的精灵,神奇的出现在了海的面前。

海看向隼,对于这个人他已经了解得不能再了解。面对这样的“恶作剧”,海已经没有一丝惊讶。他习惯性对隼笑笑,也不在乎现在自己脸上的汗珠随着仰头的动作而滚落。

隼今天穿的是白衬衫。扣子整整齐齐扣好,和他的皮肤和发色很配。隼微微勾起唇角,微弯下腰伸手覆在海握着笔的手上。

啊,好凉。

海忍不住在心底感叹,手掌肌肉放松下来,海下意识和对方十指相扣感受着来自自家恋人的微凉体温。

“辛苦了哦——海。”隼的手握紧了些。房门被隼反锁起来,与门外其他人的活跃隔离开来。

“…能得到你的关心的我还真是幸运啊?”海有些哭笑不得——明明就是自己懒得不行强行把所有工作都推给我,现在说辛苦了但是却完全没有要帮我的意思啊。

海松开了对方的手,伸了懒腰向椅背靠去。舒展了筋骨后干脆瘫倒在椅子上。

汗珠滴落在地板上。

这样的热让海感觉烦躁,隼的气息也带着微凉——海甚至是想将人直接揽进怀里。

“呐,隼…诶?喂!等等——”刚想开口说出自己的想法,故意放慢了语调琢磨着该怎么开口的同时,隼胯坐在了自己身上。

这个人还真是…交往之后意外的大胆。
嘛虽然未交往时的任性也挺大胆的。

原本就往后仰的海感觉不妙。

重心开始偏移,他能感受到椅子在往后倒。隼还在凑上来,冰凉的气息步步逼近。海只觉得自己要糟。

短短几秒中文月海做出了下意识的反应,将隼整个抱在怀里,椅子和人一起重重地倒在地上发出响声。

无心去照顾自己的后脑勺的痛感,海只觉得自己身上的燥热在减退。因为霜月隼。

即便如此海还是忍不住要吐槽趴在自己身上的人:“我说你啊…突然爬上来做什么…”你又不是青少年了,并没有那么轻好吗。海憋回去了那句话,在他低头看向怀里的人时,他察觉到了对方故作委屈的小眼神。

“拿你没办法。”
“哼哼…因为知道海很热啊,而且很累的样子?所以魔王大人就任性的——自己来给海降温了哦♪”

隼的语调让海感觉自己看见了有霜月隼风格的「♪」符号实体化。

“这点我不否认,确实有想拿你来降温的想法。”
“这个说法好糟糕啊海www”
“…闭嘴。”

“话说你啊,”海伸出手玩弄着隼的发尾,感受着隔着布料传达过来的凉意,“这体温真的很奇怪啊…怎么想都很奇怪。”

“因为是魔王大人嘛——♪”隼在海怀里蹭了蹭,随即抬起眼来,翠金色狭长双眸流露着只有他霜月隼才有的独特的狡黠。

海咽了咽口水,喉结滚动。只感觉到隼的指尖微冷触碰着自己的皮肤。

“那——海倒是做些能让我热起来的事…?”故意压低声音,海真是希望他能好好正常的讲话,否则就算是他也无法保证自己能做出什么。

“所以说别说的这么糟糕啊…”手移直肩膀,海将隼往上带了带,“再说,现在热的是我,就拜托魔王大人好好乖乖的躺在我怀里吧?”

啊…也许真的是跟隼跟多了,反应过来时海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能面不改色地说出这样的话。

隼愣了几秒,然后发出愉悦笑声,脑袋在海脖颈处蹭了蹭。

两人倒在木质地板上,隼任由海抱着,知道海累了也不去折腾海,安安静静地,竟睡着。

隼凑了上去,双唇轻吻着海的唇,就算是察觉到对方的汗已经不再流了,隼也没抽身。

“辛苦了哦——我亲爱的海。”

END

我们这边最近真的很热,莫名其妙就有了这个脑洞。
无论是哪个部分都很仓促啊!!!抱歉!!
这么久没有更文也很抱歉!

许墨上文
微博:许墨_差不多是条咸鱼了
门牌号:791784202

评论 ( 10 )
热度 ( 105 )
TOP